基督教善樂堂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如何傳承「樹仁」精神?_勞漢傑

善樂分享園地
偶有傑作
如何傳承「樹仁」精神?
勞漢傑
2014年3月23日

我有幸在樹仁大學唸書,現為經濟及金融學系四年級學生。最近,因鍾期榮校長辭世,引起我思考「如何傳承『樹仁』精神?」

在回答「如何」之先,先要理解「樹仁精神」是什麼?通常我們會將校訓「敦仁博物」搬出來,卻從沒有深思箇中意思。在我看來,樹仁大學最為人頌稱的是鍾期榮校長和胡鴻烈校監的擇善固執。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他們不向現實低頭,為理念奮鬥。說到傳承「樹仁精神」,我們不能不知這些精神的來源。

鍾校長學貫中西,飽讀聖賢書,立志「重振人文」。「人文」是什麼?可從哲學、中、西文學、歷史、心理學、社會學、文化研究和各樣學科的思潮中略略感受到。

梁實秋在《文學的基本認識》中提及:「所謂「人文」(Literarae humaniores)實即包括一切古典經籍在內…….文學是人性的描寫……文學家『沉靜的觀察人生並觀察人生的整體』,掘發人性,了悟人性,予以適當的寫照。」歷經不衰的經典就是貫通時空,現今的人仍能從它看到自己、社會和世界的作品,上一代學者、讀書人必然珍而重之,涉獵深究,但我們這一代已遺忘經典這寶庫……沒有人一出世便是聖人,我相信校長也如我們,是一步步學習吸收,從此培養士人風骨。我有機會進「樹仁」,感受到「樹仁」的文藝氣息,吸收到人文精神,我會珍惜,「樹仁」有很多資源讓我們博學一點!

以下的文字,是我淺嘗到校長的修養來源。

「鍾期榮在回憶自己辦學初衷時說道,她與丈夫『均深受中國文化薰陶,為典型的中國書生,一腔熱血,報國無門,慕古思賢,憂時憂國,咸信興絕學於當今,重振人文,乃大丈夫應有之壯志,故此不避萬難,要以愚公移山的精神,負起復興中國文化之 重任,來推行仁者教授,己立立人,己達達人,培養出仁人君子,故創立樹仁學院。』」(《亞洲週刊》, 2014年3月16日。)

「古者如蘇格拉底、亞里氏多德、太史公之史記、詩仙詩聖李白杜甫、韓柳文之傳誦不衰,要皆人類之智慧結晶,為中西文化留下豐富而永傳不朽的傑作,乃能使人類精神文明登峰造極,與時俱進,誠非偶然!」(鍾期榮:《樹仁學報創刊號》創刊序,2005年5月。)

「適值學校被評審,有次與校長開會,從未見她如此緊張。她說:『其他學系評審不過關,我很難說話,但中文系不過關,則會很難受。』我知校長對中文系很自豪,因我校是堅持儒家文化及重教授古典文學知識。結果中文系獲非常高評價。
有評審委員說覺得『樹仁』如『新亞』一樣,有自己風骨,對傳統文化有承擔勇氣。校長舒了口氣,但拍集體照雙腳一軟幾乎跌下。我知校長心力交瘁了。」(楊永漢:《懷念鍾期榮校長(下)》,信報財經新聞,2014年3月21日。)

論到如何傳承樹仁精神,我認為:

一、投入校園生活,認識校園歷史:

將與你所經驗的一事一物結連在你的生命中,不僅把握當下的一刻,更將你未經歷過的世界、歷史拉進你的生命。我在大學一年級時已決定培養自己對學校的歸屬感,於是,我留在學校的時間很多,也很享受校園的一切,當它是我的家和一個寶藏,不斷發掘它。校長是第一屆「新傳系」系主任,她放下身段為畢業生找工作,這令我們知道為何「新傳系」似乎發展得較盛大,為何校長死訊由「新傳系」在《說.在線》公佈。校長和校監均本是法官,校監更是《大清律例》的學術權威,因此,我們明白為何校監經常出席「法商系」活動。我相信這些資訊是一般同學不曾留意過,但我將它與我結連,因為學校是我的,我對它好奇。

二、發掘校園資源:

圖書館有很多寶藏待尋,地下入口有很多文藝、音樂資訊:有恆商學院的《傳新報》,也有天主教的刊物。二樓有新書展示,定期購入基督教書籍,我們從中知道圖書館購書的習慣,校園最新的資源,也有舊書、學報、雜誌平賣,即使音樂、電影的書也很多。我曾看到幾本有關林聲翕的自傳和作品賞析,林聲翕是三十年代香港著名音樂家,也是我們校歌的作曲者。三樓有內地各大學的學報,學報是一所院校的學術面貌、最前的研究領域,讓我們看到學術界的發展。五樓是舊書區,很多「古董」,我曾發現整套五、六十年代出版奧古斯丁著的《上帝之城》。六樓有文學和科學雜誌如《科學人》(The Scientist)。

三、感受校園動靜:

看《樹仁簡訊》,是校方與學生的溝通平台和媒介,從中留意各學系動向,不止「玩」學生團體的活動。我曾參加中文辯論隊的辯題設計比賽,大一時得獎,大四也想「埋齋」, 但不是抱「玩」的心態,是支持朋輩的努力。

看《仁聞報》,因為不是很多院校有「新傳系」,有自己學校出版的報章,這是值得驕傲的事,可以的話分享給校外朋友、教友,我也送贈了今期《仁聞報》給我家的大廈管理員。

看學生事務處的資訊,最近我看過上屆畢業生的就業報告學生手冊(Undergraduate Student Handbook)。

留意樓梯間牆上的海報、學生團體的宣傳,我就是在樓梯間留意到中文系有同學開辦讀書會,於是跟他們結識成好友,成為第一個外系會員,因為我覺得難得有同學出心出力建立閱讀風氣,公諸同好,去過後,十分欣賞他們即使未有外人來,只有同班同學出席,每位都精心準備所分享的。

看和用民主牆,它是學生關心校園,表達意見、想法的地方,我曾貼上大字報引起同學留意校方全無通知的加學費事宜,也在民主牆看到有同學籌組佛教團體,及後與他成為好友,欣賞他面對校方不少阻撓仍獨自籌備學會的勇氣和努力,因我也與詩班的同學走過這樣的路。看其它院校的學生報,看看朋輩正在做什麼,討論和關注什麼事。

看學生會出的刊物《Dare》,我曾跟籌委表達意見,建議他們除宿舍事宜,也應多關心和討論社會、世界的事,豐富學生眼界。

四、關懷為校園付出的人,尤其關心寂寂無名、默默付出的人:

大學生要有當家作主的自主意識,要明白自己是校園的主體之一,已經是成人,抱著尊敬的心跟師長平起平坐,一齊在學校的發展上付出。要有意識像校長行過未關燈的班房關燈,關冷氣和風扇。用膳後,搬好坐過的椅,從一點一滴顯示你當校園是家。勇敢給校方意見,我曾向我的學系表達過選修科的意見,選修已是讓同學接觸本科以外的學術領域,但我的經濟及金融學學系,仍只供大量工商管理科目給我們讀,只有大一接觸國文,從此絕緣,沒有機會讀文學、心理學、社工、如何培養和傳承人文精神呢?對,我可以旁聽別系的課,但選修科是正規計學分,訓練學生通才、觸類旁通的機會,這讓我細思選修科對學生的意義。

五、瞭解各個學系的特色、思維方式,才能了解人文精神和人文思潮

越是抽象、講求概念、越科學、越簡化世界,以推繹法(Deductive)非歸納法(Inductive)進路的學科如哲學、自然科學(Natural Science)、經濟學,越能訓練思維,但卻「離地」。越「貼地」,越顧及世界的複雜性的學科,如歷史,越不能訓練思維,卻是世界觀,決定我們視野之寬窄。工管系的理論是實務性(Practical),經濟學理論性較重。「新傳系」同學問問題很尖銳,一針見面。中文系是典型書生,咬文嚼字,亦較重情,我在讀書會中聽到同學會慨嘆作者出的書越來越商業化,只求迎合市場。文學前文說過,是深刻描繪人性的。社會學很一面倒覺得社會主義是對 的,正因如此,我特別對我所讀的經濟思想史、比較經濟體系有興趣,很想與不同學系的學生對話,亦起碼令我認識更多當今世界兩大意識形態,從而知道人文思潮的發展。

六、專注上堂:

我很被以下文字提醒:

「1999 年我寄信給校長, 希望回母校任教。某夜竟接到她電話,與我
閒話家常,然後約見。自2000年始我就回母校兼職。上課時我不喜點名。
有次校長巡堂叫我記得點名,我說忘記帶點名名單,校長立即重新編
一張給我。我容許學生在課堂吃早餐,校長看見命令同學吃完才進課室,
還加一句「你不是在看棟篤笑」。這兩事還記心裏。」(楊永漢:《懷念
鍾期榮校長(下)》,信報財經新聞,2014年3月21日)

盼望在兩老的樹蔭下,我們發展自己的潛能,運用學校資源做有益於自身發展的事,我想這是兩老會恩惠的事。「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校長已為我們鞠躬盡瘁,建立保護罩和名聲成為我們的福蔭,我們在很多事上要做得更好,擇善固執,為理念奮鬥,也要學習基督的犧牲。

願以校長的話共勉之:

「我自己的整個人生、生命、青春,我所有的一切一切,
都已經貢獻了給這個學校。」

「一係不做,一做就定必做到最好。」

「我既然叫做『樹仁之母』,我就好像他們的媽媽一樣,
那我在這個世界上活一天,我就要愛護這個學校一天。」


Share Button
Copyright ©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All Rights Reserved. Frontier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