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善樂堂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車轔轔】_梁孟傑

梁心話

【車轔轔】

我的善樂朋友:

唐天寶年間,玄宗恃祖輩安內攘外、國富家強之厚蔭而窮兵黷武,征邊拓疆不絕,乃至無數士卒戰死沙場、妻離子散,又因戰事耗竭而苛徵重稅,致使民不聊生。詩聖杜甫遂作《兵車行》,以抒心頭悲憤,且向朝廷控訴。而今我城雖無戰火,在「繁華」這面旌旗下,景況何嘗不甚於昔時。

車轔轔載著北方羅剎的城際戰車,直通犯南。經濟皇令如山,巨輪飛快輾過,狗命一條只能是待「處理」的「異物事故」。前陣子,以城西海域為家的白海豚也無辜被判死刑,以「發展」為由的漁陽鼙鼓動地來,將有跑道輾壓而過,把牠們永久驅逐。君不見青海頭,古來白骨無人收。

我在設想,兵荒馬亂那年代,「君不聞漢家山東二百州,千村萬落生荊杞」、「縱有健婦把鋤犁,禾生隴畝無東西」,或許連杜甫也饑不擇食,只好吃狗肉;觀其時宜,亦無可厚非。

我不禁又想,一千三百年後,當「文明」、「進步」、「和諧」的京腔口號刺耳欲裂而來,我們文明到甚麼田地、進步到何樣境界、和諧到哪種地步,看待動物生命權益的觀念與手法竟連與全球各地看齊也做不到?

這是國際笑柄,也是我城之恥——雖說貽笑大方和貽羞門庭之事,在中在港已罄竹難書。

天真爛漫的小明還在哼著唱著坐火車,興高采烈迎向鬼國。此城、此景,何其詭異。

本主日將是黎宇君姊妹的生辰。與君生別離,我惦著她在善樂默默無聲留下的賢範,思忖當下能以何許家事,告慰姊妹在天之靈。

求主垂憐!

僕人

孟傑

2014年8月22日

 


Share Button
Copyright ©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All Rights Reserved. Frontier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