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善樂堂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我不是暴徒(一)_我祇有一張報紙!_勞漢豪

我不是暴徒(一)
我祇有一張報紙!
勞漢豪
26-27/9/2014

罷課週間,我都會到添馬公園參加神學院舉辦的泰澤祈禱會,因此今天也不例外。

祈禱會後,便和幾個神學院的同學,中五學生孔令圻,一同坐下來集會,怎料許莉莉、林嘉瑩和林善,果然是善樂人。一眾學生領袖逐一上臺講話,在一片掌聲和歡樂聲中,我便準備回神學院去,怎料很快又要再來了。

才剛回到神學院,校牧助理邵倩文便收到學生被困公民廣場的消息,於是倩文、鄧巨堅同學、黎祉謙同學和我一行四人,組成小隊,重回政總,尋找及支援各同學。

重回現場,一片混亂,大批市民在鐵閘外大叫:「釋放學生!」好不容易才找回幾位同學,知道大家也平安,心才定了下來,後來我們便到立法會停車場留守,生怕警察又來衝擊或暴力對待學生。

半夜,陳龍斌老師來了,並穿上一件「母忘六四」的上衣,他說是用來提醒警察朋友的。

突然,有一名警員跑到人群之中,拿著胡椒噴霧亂噴,幸好群眾剋制,才沒有把他怎麼樣!他也跑回公民廣場的鐵閘內,立法會議員陳家洛即時拿著揚聲器譴責,並要求與指揮官對話,但不果,於是他守在鐵閘外幾個小時。

整晚,我們在不安中度過,不時有警察在場地各處佈防及增援,學生們也像驚弓之鳥一般,到處防守。

淩晨三點多,在添美道那邊,防暴警察出現了,手執警棍及盾牌,眾人立即築起人肉城牆,收集雨傘用以抵擋警方的胡椒噴霧,「雨傘革命」之名亦由此起,雙方對峙,未幾一輪衝撞後,由於大家萬眾一心,人數有壓倒性的優勢,總算平靜下來,但不少人「中椒」!

經過一晚的對峙,群眾筋疲力竭,不少就在地上睡著了,當然包括我,清晨七時,突然,我被同學拍醒,眼見在停車場的末端,有數十名全副裝備的防暴警察,正向著我們跑過來,我們只好手連手站著,後面的民眾見狀,立即把雨傘、報紙、紙皮等物資傳上來,我們人數並不多,而我手上只拿著一張報紙,與防暴警察正面衝突。

當時,添美道的民眾紛紛來助,我被後方擠得像沙丁魚一樣,前面全都是雨傘,什麼都看不到,突然聽到液體噴射的聲音,又嗅到濃烈的酸辣氣味,這時我知道是胡椒噴霧了,只好拿著手中僅有的報紙,整個頭包起來!

不久,前線崩潰了,我漸漸退到中間,混亂中,看到眼睛「中椒」的漢傑,於是我和何有潔把他扶到救傷站去,感謝主!他很快便沒事了。

後來我找回神學院的同學,大家全都「中椒」,倩文更被警員的盾牌弄傷了腳,祇有我一人全身而退,但慶幸大家都沒有大礙,這是我第一次正面面對防暴警察的施暴!

這次暴力清場,警方拿的是強力胡椒噴霧、警棍和盾牌,學生拿的衹是雨傘、毛巾、報紙等個人護理用品,這樣公平嗎?為什麼把手無寸鐵的我們,當成暴徒?我並沒有憤怒,衹是不明白!

 


Share Button
Copyright ©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All Rights Reserved. Frontier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