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善樂堂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雨傘革命中之天國勢力_林國璋牧師

善樂牧箋
雨傘革命中之天國勢力
林國璋牧師

主內親愛的善樂人:

在我來說,「雨傘革命」始於9月26日(五)。當晚,我在金鐘觀眼見着手持爛傘的學生們和平地坐在地上,面對着一群一字排開手持長膠盾牌警棍,嚴陣以待的防暴隊,我心裏極度不安,於是走到防暴隊前找負責人理論,最後有自稱高幫板出來,我問他為何要手持警棍對付和平示威學生,他只咬着一句學生犯法就走開了。三分鐘後,我心有不甘,走到防暴隊前,再找高幫板,問他是否要用警棍打死所有學生,他淡然的答道:「我沒有這樣做!」他仍堅持學生違法,並趕我回行人路,不然會告我阻差辦公。就這樣,「雨傘革命」就展開了,雖然那天「佔中」仍未啓動,國際傳媒仍未給這場運動冠名。

10月30日(四)「雨傘革命」第35天,「民建聯」葉國謙在立法會宣稱:「當天(9月28日)晚上,據聞,係據聞,係發生咗以下一段插曲:係位於中區、灣仔同銅鑼灣一帶教會,先後收到一位有美國背景的基督教教會人員的電話,要求呢啲教會開放教堂,收容需要地方暫避的示威者。當中,有教會係願意配合,但亦有教會係拒絕要求。在翌日早上,願作出配合的教會,又收到該名美國背景教會人士的電話,詢問在教堂暫避的教會示威者人數,以便安排運送食物。隨後不久,一車一車的物資就運送來,包括飯盒啦、水啦,乾糧啦,就陸陸續續運到各有關的教會。呢個傳聞究竟有幾多真實性呢?我覺得係有待調查的。但網上一啲訊息就足以印證呢啲傳聞並非空穴來風,例如中文大學學生會的facebook,喺佔領行動啟動之後,就貼出一則的通知,列出多個教會的名字及地址,告之參與今次示威的學生,係可以去呢啲地方休息,去領取食物,或者係接受急救,這些教會包括:灣仔的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香港堂、聖母聖衣堂;銅鑼灣的中華基督教會公理堂,馬利亞堂,以及筲箕灣的基督教善樂堂。」

善樂堂竟榜上有名,雖感到與有榮焉,但也感到莫名其妙,堂堂大黨議員,竟可如此輕率發言,叫人深表遺憾!我在此鄭重聲明:「當晚我沒有收過有關電話,教會也從未收過任何物資。」是否給葉國謙截了去,不得而知。

叫人悲涼的是,當權者仍懵然不知道百姓對民主自由的渴慕,他們只會將心比己,自己用了天文數字的維穩費,就推算人家有更大的勢力在撐腰。這樣的政權,又怎會得民心呢?我在善樂堂服務至今快十七年了,仍未有支薪,仍要每天辛勞教琴過活。我們的「守護兄弟行動」快一千日了,我們也沒有公開酬募過一分一毫,全是弟兄姊妹自發的,跟社會上最無助和最低層的人一起掙扎求存。昨天,我就收到一個大機構的電話,她向我表示,他們機構無法向一求助之難民家庭提供一家四口兩週之食物,於是我便每天晚上到深水埗帶孩子去吃飯。我是多麽想收到「外國勢力」的電話將一車一車的物資運來,或請葉國謙將電話給我,我自己打。

感謝上主,藉着這件事,再次題醒我,我們靠自己是做不成甚麼事的,我們所倚靠的,確是外來的天國勢力,能力遠超共產黨所擔心和所想像的「外國勢力」。

「靠馬得救是枉然的,馬也不能因力大救人。
耶和華的眼目,看顧敬畏他的人,和仰望他慈愛的人。」(詩 33:17-18)

「我們的心向來等候耶和華。他是我們的幫助,我們的盾牌。」(詩 33:20)

這時,我想起鹽田仔一間超過一百年的聖堂木門上,清晰寫着:”This door remains open for those who seeks for the peace of heart.” 葉國謙,希望你有一天能放下對權力的迷思和追逐,尋求內心的平安,聽聽上主的聲音,聽聽千千萬萬受苦百姓的心聲,善樂堂是歡迎你的。

你的牧者、你的僕人

林國璋

2014年11月2日


Share Button
Copyright ©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All Rights Reserved. Frontier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