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善樂堂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從福建教會看中國近代政教關係_勞漢豪導師

青年團契

4/7/2015

從福建教會看中國近代政教關係
勞漢豪導師

感謝團契職員給我一個機會,和團友分享在五月中旬,我參與崇基神學院為期八天的福建交流團的點滴,當中我觀察到福建教會的實際情況,從而思考中國近代的政教關係的轉變。

歷史淵源下福建和香港的關係密切,因為根據《南京條約》,清政府向英政府開通五個通商口岸,光是福建省就已經有兩個,因此兩地同樣是1842年開埠,藉著通商口岸的便利,傳教士的來到,基督教亦由此傳入,福建省自此成為中國基督教大省。

在瞭解中國的政教關係之先,必先理解中共政權怎樣看待宗教,在一個無神論的國度裡,宗教並非一個重要的統治因素,基督教更加涉及外國勢力,背後有外國宗派傳統及差會,所以政府對基督教一直有防備之心。

如果說近代的政教關係,從福建教會的觀察,可歸納出三點,一是政教一體化的擴大,二是與外國勢力微妙的關係,三是與政體本質的關係。

政教一體化的擴大

冷戰時期,中共政權為了杜絕任何與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聯繫,實施一系列的宗教政策,針對外國差會的「三自運動」亦由此開始,即自治、自養、自傳,宗教代理組織亦隨之出現,例如俗稱兩會的「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及「中國基督教協會」,界定何為合法教會,又藉著聯合崇拜,進一步削弱教會的宗派傳統。

經過幾十年的控制,合法教會淪為政府統治的管子,一方便利用教會的社會性作用穩定人心,另一方面又可以滲透愛國思想,是可以理解的政教一體化。

近年來這個一體化的現象不斷擴大,目標就是要把在範圍之外的家庭教會問題儘量減少,自八十年代起,家庭教會如雨後春筍,政府若全力撲殺,必須附上沉重的政治代價,只好威逼利誘,福建教會的現象就是把一些家庭教會「掛單」在三自教會轄下,當作是三自教會的一個聚會點或小組,一方面家庭教會得到了合法性,又有更多來自政府的資源,但當然要付上被監控的代價,在政府的控制系統底下生存。

與外國勢力微妙的關係

表面上中國教會與外國的聯繫因應著宗教政策的實行,好像是完全割斷,但是實質上,我們又可以看到,彼此存在著藕斷絲連的關係,甚至部分堂會與外國教會與機構更加有密切的關係。

例如在福州的中州教堂,和美國的關係密切,不少兒童在教會學習美式的主日學課程,長大後更赴美留學,他們的工商團契更於九月份來港參與國際性的工商會議,不少高幹子弟隨著這些途徑出國,說不要人家的是你,私底下又與人家你來我往,這就是中國教會與外國勢力的微妙關係。

政體本質的關係

縱然中共政權有最完善的法律,但本質上還是人治的政體,最近我出席一個學術研討會,學者也在討論這個問題,我們可以看到習近平上臺後,各方面政策收緊,包括宗教政策,才導致溫州的十字架事件,每當領導人的更換,政策亦大換,政教關係隨著領導人的因素不斷改變。

另一方面,中央和地方的不協調,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現象一直存在,以福建教會為例,福州地區的堂會自主性較大,廈門地區兩會和堂會的關係密切,每個星期二早上,全廈門三自教會的教牧人員都會與兩會人員聚集開工作會議,監控自然更嚴密,可以看到存在著地區性的差異。

以上三點衹是我根據福建教會的現象分析現今的中國政教關係,希望團友對中國教會的情況有多一點點的瞭解,縱然中國教會的人數會不斷攀升,但是要達到宗教自由,還有漫漫長路,特別是在習近平時代。

9人出席:勞漢豪導師、譚偉燊導師、郭盧鈺芬、林綺華、沈彥儀、伍浩林、伍張逸雯、林嘉瑩、許莉莉


Share Button
Copyright ©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All Rights Reserved. Frontier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