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善樂堂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利未記_第三課:重溫營規_顏志良傳道

第三課:重溫營規(五1-六27

第五至六章,可以根據「耶和華對(曉諭)摩西說」分為五個部份:(1)營地潔淨法則;(2)賠償法則;(3)疑妻不忠法則;(4)許拿細耳人之願的法則;及(5)祭司的祝福規則。

 

1)營地潔淨、賠償之例的重溫目的

甲、 營地潔淨(五1

4

a接收對象:以色列全會眾

b執行對象:(i)長大痲瘋的;(ii)患漏症的;(iii)因死屍

潔的

c執行動作:使執行對象(無論男女)出營外去。

d)執行目的:免得污穢營地,因為上主住在營中。

e)執行結果:照樣行。「耶和華怎樣吩咐摩西,以色列人就怎樣行了」。

這些營地的潔淨之例,設立目的就是要求當時行軍之中的以色列民眾。學者提出這可能也應用到當他們被擄後到外邦時,再次住在營地之時所要注意的。這些條例明顯是利未記第十三章1節至十四章32節,及第二十二章4節所指的細則。

個人的

潔,往往足以令整個群體陷入危險(約書亞記第七章)。而且,正如利未記十五章31節所寫:「你們要這樣使以色列人與他們的污穢隔絕,免得他們玷污我的帳幕,就因自己的污穢死亡。」在這裡作簡短的重溫,原因是他們現在正準備起行,進入行軍作戰狀態,同時因為上主同在,更要保持地方不會因為人的不潔而受污染。

這顯示聖潔上主的同在,不會是純粹得到甚麼特權的狀態,而是人要嚴格、留心保持上主神聖所及的地方,不被人自己

潔所沾污。從禮儀潔淨的開始,先作為實踐和操練,再到更深層次的道德潔淨。

以色列人起初似乎表達出對上主的信,照吩咐所行,但這似乎想只是表面而已,特別在第十一至十四章,將這些對上主的信徹底推翻。

 

乙、賠償之例(五5

10

a)「犯了人常犯的罪」:五章6節,三個與「罪」有關的字都出現了,除了稍為提及干犯耶和華之外,作者所著重的是「罪」及「有了罪」(或「虧欠了」)。固然,所有罪惡都是干犯耶和華,但這段所著重的是「虧欠人」的層面,不單「承認所做過的罪」,還要賠償,不單向受害人(五7),也要向耶和華(五8

10)。

學者們都留意到這段經文與利未記六章17節非常相似,可能有補充的作用,正如上一個段落(五1

4)提及,若有人長大痲瘋、患漏症、並因死屍不潔淨,便要離開營,即所屬的「社區」,這個段落同樣從營或社區來看。人所犯的罪,不只干犯耶和華,而且得罪或「虧欠了」其所在的營或社區裡的人,要向人認錯和賠償。經文還暗示要向祭司認錯,若找不到受害予以賠償,賠償之物便要歸給歸祭司。祭司的參與,加強了營或社區的觀念。

不過,若細心與利未記六章17節比較,便發現有至少四個地方不同。第一,利未記較具體地列出不同的罪行,學者認為民數記的重點不在於此,所以只使用並遍用詞(「任何針對人所犯之罪」),然而,民數記清楚指出「無論男女」,這用詞是利未記所沒有提及。第二,民數記補充利未記,指出犯事者須先認罪,然後才可作出賠償。第三,民數記的另一個補充指出受害者已故及沒有親屬,賠償則會歸予祭司。第四,民數記強調祭司可擁有應該屬於他的物件。

 

b)「舉祭」:(i)這包括在平安祭所獻祭牲的右腿(利七32)、感謝祭的餅(利七12

14)、初熟麥子造成的麵(民十五19

20)、什一奉獻(民十八24

29)及其他物件(利二十二1215)。所以,舉祭不是一個專為賠償而獻的祭。(ii)「舉祭」並不舉起的動作有關,而是指「分別出來之物,奉獻之物」。(iii)「舉祭」的目的是將該物從物主轉歸予上帝,而這個轉歸的行動並不需要在會幕中進行。只是藉著口頭或一些行動作出表示歸予上帝便可。

 

作者把這段經文放在目前的位置,可能有以下原因:第一,五章14節談到保持營地潔淨是因為神聖的上帝是營中的。因此,接著的五章5

10節就回應若有人褻瀆上帝的神聖(干犯上帝),應如何處理的問題。第二,這些律例都需要祭司參與和處理,所以其共通點與祭司的角色有關。第三,患大痲瘋者須獻上贖愆祭(利十四12

14),所以在五章510節便提及贖愆祭,並同時補充利未記六章17節的內容。

2)疑妻不忠之例的設立的目的

甲、條例的執行

a)落案的條件

經文用上四個句子表達情況的隱密性:(i)事情嚴密;(ii)瞞過她丈夫(指她丈夫對此事不知情);(iii)沒有作見證的人;及(iv)沒有被捉住(意指在沒有捉姦在床)。雖然如此,她確是「被玷污」,而丈夫是有「疑恨的心」(疾妒之心,Jealous),而沒有任何証據支持他指證妻子是不忠(五12下-14上)還是沒有不忠(14節下)。因此,丈夫可以(有權不這樣做)進行測試。

 

b)測試過程

i)丈夫帶妻子到祭司那裡(15節)

測試是由丈夫所啟動的,然後就交予祭司處理。丈夫要為妻子預備供物(素祭),但不可加上油和乳香,因為油和乳香是帶有喜樂的意思,經文指出這是「疑恨的素祭」,「使人思念罪孽」。原文中「思念」(zakar)不單是思想中記念,而是會後來產生行動的。這節經文是要將人的罪行顯露出來。

ii)苦水及素祭的預備(16

18節)

地點應該是指會幕中的祭壇前,祭司要將「聖水」混入「聖土」,成為苦水。祭司又要鬆開她的頭髮,要表達她的哀悼(利十6),然後將素祭交在她手中,祭司手上則是「致咒詛的苦水」。

iii)起誓(19

22節)

祭司要求婦人起誓,誓詞就是19

22節的內容。「大腿」「肚腹」可以是性器官及子宮的委婉語,因此若有罪,便不能生育。祭司便將這些咒詛的話用墨寫在卷上。然後將這些用墨寫成的話語,抹在或沖在苦水中,吩咐這婦喝下這水。這一切是在祭司獻完素祭後才作的。祭司要從婦人手中取回素祭,在上帝面前作搖一搖(搖祭,確認這物獻上帝)。

iv)素祭及苦水的處理(23

26節)

祭司要從素祭中取出一把,就是一隻手掌所能拿的分量,燒在壇上。這樣做表示將素祭獻予上帝,目的可能是請求上帝接納她的禮物。最後,就是祭司要求婦人喝下苦水,這水在她裡面成為苦。喝下表示她不能避開水中的咒詛,表明她願意接受測試。(這安排可以與金牛犢事件作對比,出卅二20。)

 

c)結果(27

28節)

27節所記的不忠結果,基本上是重複上一段所言的,而28節所記的沒有不忠的結果(得懷孕)卻首次提及。該婦人不但不會受詛咒,而且還會懷孕。值得留意這懷孕不是出於自然,而是因上帝的祝福。

 

d)結語(29

31節)

31節記載指那丈夫會「無罪」,意指他不會因此受罰,而他的妻子卻要承擔她曾犯的「罪孽」,即是承擔不育的刑罰。

雖然有律例指出行姦淫的男女要處死(利二十10),但這是指在有明確的證據下(捉姦在床)才會執行。民數記所處理的情況明顯不同。它多次強調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該女人不忠,只是丈夫懷疑而已。在這情況下,沒有人(包括她的丈夫或是群體中作何人)可以執行刑罰。即使最後經過測試指出她是不忠,她亦不會受死刑。所以,在沒有任何明證的情況下,只有上帝才能施行刑罰。

 

 

 

乙、條例的目的

第五章以神與人之間一種聖潔的關係為主題,指出在營中生活,人怎樣保持與神的聖潔關係。第一,說明哪些人要出營去(五1

4);第二,指出人如果得罪神(干犯耶和華),要同時留意如何補償所虧負的人,以符合神與人之間聖潔關係的要求(五5

10);第三,透過妻子是否貞潔(五11

31),來反映人對神也要保持聖潔的關係。

第三個段落的「律法」看似重男輕女,其實是保護婦女。因為古代大多數民族都是父系社會,重男輕女是常態。當時的男人只要以妻子不貞為理由,就可以隨便休妻(耶穌時代亦然),即使沒有任何證據。這律法卻有規定祭司參與的要求,一同驗證女方是否不貞,而不可以靠一面之詞,要通過驗證才可以定案。這說明水在此事上的作用,更指出上主才是定案的主。

從整卷民數記來看,作者並沒有看不起女性(妻子;五11

31),反而是更關注她的權益,從第二十七及三十六章即可窺見。當然,的確會有不貞的妻子(五12

14b2731b),但少數人不能全盤抹對神有信心和忠貞的婦女(二十七、三十六章)。

 

3)許拿細耳人的願的執行

甲、條例的執行

a)成聖的要求(2

8節)

「無論男女」的說明,指的人應是非利未人及非祭司的其他百姓,都可以向神許願,將自己從世俗分別出來歸給耶和華使用。在5820節,經文更補充說明歸耶和華為聖(六8),這正是拿細耳人這願的重點。

i)戒酒(3

4節)

利未記十章8

9節記載,上主也禁止祭司喝清酒濃酒,有人認為亞倫的兒子拿答、亞比戶就是因為醉酒而獻上凡火。這些禁令都與葡萄有關,不能喝酒便是要求拿細耳人不能像普遍以色列人般生活(拿細耳人雖非祭司,但要過與祭司一樣的生活,因此要戒酒)。建屋及種葡萄樹是當時以色列人普遍定居生活的一種模式。

ii)留髮(5節)

這節提到不可剃頭。「要由髮綹長長了」指

剃頭,讓頭髮生長,長頭髮是離俗歸主為聖的記號(憑據)。不可剃頭的誡命也適用於祭司(利十6,民廿一5);卻不適用於利未人(八7)。再次見到拿細耳人的地位(及要求)如同祭司一樣,在耶和華面前要聖潔。利二十五5的「沒有修理葡萄樹」中「沒有修理」(nazir)的字根就是拿細耳,不修理葡萄樹與不修理頭髮,也是分別為聖的行動。

iii)避免接觸死屍(6

8節)

拿細耳人有禁令不可觸及死屍,即使死者為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姊妹,甚至不能出席他們的喪禮,以免成為

潔,與祭司一樣(利二十一111),可見拿細耳人與祭司實在有不少的相同之處,至少在酒、頭髮及死屍這三方面的要求是一樣的。

iv)玷污後的處理方法(9

12節)

若拿細耳人旁邊有人突然死去,他就會因為接觸死屍而成為

潔。「沾染了他離俗的頭(9節)是強調他的頭就是代表作拿細耳人的特徵。經文沒有提及他會否受到

潔的影響,可能他許的願不會因為受那些程度較輕的

潔所玷污而廢去(如夫妻行房的

潔;參利十五18),而只會受相類似等級的

潔所影響(如接觸大痲瘋病人;參民五1)。雖然不是有意,但確受到玷污,違反了第三個禁令,他許願要一段時間內成為拿細耳人的願會因此而被廢去。所以,他要先行潔淨之禮,接着就重新計算作拿細耳人的日子。

比較利十四21

23,所要求獻祭的內容是非常相似。可見無論是拿細耳人或貧窮的痲瘋病人,這兩個祭的目的都是一樣:為當時人潔淨(贖罪)(為他贖罪:六11;利十四1820

2129)。

b)還俗(13

20節)

 

民數記六章

利未記

13

「拿細耳人滿了離俗的日子乃有這條例:人要領他到會幕門口,

14

他要將供物奉給耶和華,

就是一隻沒有殘疾、一歲的公羊羔作燔祭,

一隻沒有殘疾、一歲的母羊羔作贖罪祭,

和一隻沒有殘疾的公綿羊作平安祭,

 

 

〉 一 10

 

〉 四 32

 

〉 三 6

7

15

並一筐子無酵調油的細麵餅,

與抹油的無酵薄餅,

並同獻的素祭

和奠祭。

 

〉 二 1

10

 

 

 

〉 (出二十九 40

41

16

祭司要在耶和華面前獻那人的贖罪祭和燔祭

(與 14 節一樣)

10 、四 32

17

也要把那隻公羊

和那筐無酵餅獻給耶和華作平安祭,

又要將同獻的素祭

和奠祭獻上。

 

〉 三 6

7

 

〉 二 1

10

 

〉 二 1

10

 

〉 (出二十九 40

41

 

這裡有五類供物:燔祭、贖罪祭、平安祭、素祭和奠祭。

 

c)結語(21

經過以上的步驟,拿細耳人就合法地離開神聖的狀態,回歸凡俗。既然如虍他就如常人般可以喝酒。這節經文是整段落的總結,說明這是「許願的拿細耳人」的條例。

 

乙、目的

拿細耳人的神聖等次可以說是比百姓在一般情況下為高。這段經文指出,甚至鼓勵以色列人中無論男女,皆可以追求在一個特定的時間內達致這樣的神聖等次,可在這段時間內與上帝建立一個特別的關係。值得留意的是愈神聖就有愈多的約束,愈神聖就表示愈願意因為上帝的緣故自我限制。雖然如此,作為拿細耳人特別的地方是因為當事人「許了特別的願,就是拿細耳人的願」(六2),而不是在於他們要守的禁令本身。拿細耳人特殊的神聖等次,與祭司的相近,因為拿細耳人的禁令與祭司或大祭司的禁令要求相似。甚至,有些拿細耳人的禁令比祭司的更為嚴格。

成聖不應只是一個口頭許願,或內心意願,甚或只是思想上的改變。拿細耳人的禁令顯示,追求神聖不能,亦不能會沒有生活的表徵。不過應該注意的是這些特殊表徵,是要將拿細耳人的身分表現出來,而不是證明他們那修道或禁慾的決心。同時,追求神聖,成為拿細耳人並非表示要離群獨處,與社會脫節。他們仍繼續參與家庭及社會的生活(撒母耳和參孫的例子)。基督徒作為神聖的子民,一方面不能沒有外在的生活表徵,另一方面須要透過許願,追求在一段時間內與上帝建立更親密關係,達致更神聖的等次。許願的內容可以包括禁戒某些普遍人會進食之物,規限自己的花費或維持簡單衣着等。這一切的重點,是願意暫時離開一般的生活模式,以致能夠全心歸向上帝。

不論男女皆可藉着願拿細耳人的願,成為拿細耳人,這說明無論何人皆可追求達到一個特別神聖的程度。而當拿細耳人離聖還俗的時候,也要遵行指定的禮儀。這樣做的目的,是出放下神聖的身分,本身就是一個處理神聖之物的行動。故此,人要慎重地處理它,因為神聖之物不是從人而來,而是從上帝而來。

 

4)大祭司的祝福

這段祝福帶出一個強烈的信息,就是祝福的來源是上帝自己。很多時候,人從錯誤的地方尋找祝福,容易以為祝福可以從別人或別的事物而來,甚至會熱切期望某些人或物會帶來祝福,並以為這樣的祝福才是實在的。也許我們應該清楚,惟有上帝而來的才是真正的祝福。這祝福未必符合我們所想所求的,例如:要滿足我們物質上或情感上的需求,但真正的祝福是與上帝建立美好關係,是因祂的保守以致不會走錯路,是在錯誤中仍得着祂的拯救。真正的祝福完伓不是我們配得的或以為配得的。這是我們不配得的,然而卻是得到的!這真正的祝福是我們得着「平安」,就是一個與祂相連的「豐盛的生命」。


Share Button
Copyright ©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All Rights Reserved. Frontier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