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善樂堂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砂窩」(Star Wars) 電影的欣賞價值_顏志良傳道

「砂窩」(Star Wars) 電影的欣賞價值

顏志良傳道

早前在聖誕檔期上映的《星球大戰》第七集:原力覺醒, The Force Awakens,距離上次《星球大戰》第三集:西斯大帝的復仇,Revenge of the Sith 上映的日子已經有十年了,而距離第一齣星戰電影,即第四集:曙光乍現,A New Hope 上映的日子已有三十八年了。這是因為星戰電影將整個故事的集數次序安排為456123 7 ,分別在 1977年、1980年、1983年、1999年、2002年、2005年和 2015年上映。

早兩星期收到一位神學院老師的分享,提到他在1977年於美國攻讀基督教教育碩士課程,其中選修了一些青少事工的課程。當時那課程的老師,要求他去看這電影(請注意,當年香港的教會還是基要派思想主導,進戲院看電影是教會禁忌),目的是分析這電影為甚麼會受到當時年青人的歡迎,作為學期的功課。

然而當年這電影的確非常賣座,當時全球的累積票房為七億七千五百萬美元,約為六十億港元(當年香港電影戲票價格平均僅為四至六元,不同價格因為有分為前座、後座和超等座類別)。由此可知這電影真是當時的全球之冠。為甚麼這電影如此吸引?

從最表層看,電影中充滿科幻的未來科技,例如立體投影、機械人、高速太空飛行及鐳射武器等等,都是年青人所愛戴的,而且主角也是金髮的俊男美女,也是吸引眼球的要素。不過當進一步看當中的信息時,便會發現那壓根兒是一部的青春電影。首先,代表邪惡一邊的是帝國,他們的衣著是黑、白、灰為主調,角色或是面目表情,或是戴上戰鬥面具,而且他們的戰船和基地,環境都是充滿閃著燈的機器,而且偏向昏暗和冷色系列。不但如此,在帝國的世界裡,是充滿的階級主義,下屬要絕對服從上司,不論上司(例如黑武士)的決定是否出於邪惡(例如用死光砲滅絕整個有人居住的行星);相反,代表和平一邊的共和聯邦,都是較為偏向大自然,有藍天、夕陽、叢林、沙漠和沼澤等,而且人物角色的衣著也較為自由,散發不同種族的特色。

不但如此,有一群代表正義的絕地武士(Jedi)更是加入了更高層次的意識形態在其中,他們熱愛生命,有紀律、節制,而且也加入了人有靈性的導向(當時世界是強調理性、科學和實用),因此有傳統教會將這電影視為新紀元運動的宣傳工具,「勸」會眾不要去看。原創者魯卡斯(George Lucas)透露自己是參考耶穌會修士的形象,去發展這角色種類。而且細心看這類武士,他們的劍術和所用的名詞(例如 Obiwan),都是當時冒起的經濟強國日本的東方文化。這些元素,在魯卡斯的配搭下,成為了吸引年青人的美學元素。

然而,電影中最核心的信息,就是年青人起來反抗獨裁的意識。當時的世界正是冷戰的時代,西方歐美陣營與共產世界營陣,彼此在世界的舞台上不斷有衝突,例如六十年代的韓戰、七十年代的越戰等,世人心中都懼怕共產主義帶來的獨裁,當然歐美政制本身也令人民擔心政府變得獨裁。六、七十年代長大的年青人,對社會也早有這種不滿和擔心,電影帶給他們一種「精神勝利法」的感覺。

而且,從家庭的角度看,因為當代的離婚率急速上升,六、七十年代被指是「父親缺席」(Absent-father)的年代,父親形象在那個年代是較負面,不是不負責任從家庭跑掉,就是終日埋首工作疏忽了家庭,或是凶神惡煞專橫無理的形象。因此,黑武士在第六集時,向自己的兒子主角路加 Luke 道歉,簡直是年青人在精神上的光榮勝利。因為年青人當時對整個上一代所建構出來的戰後新秩序,實在是很不滿,但奈何為了現實的生活,又只有啞忍。這星戰電影的出現,就是年青人可以將自己投射進去,讓自己稍稍脫離一下殘酷現實世界的機會,難怪會如此受歡迎。

簡單來說,這電影受當時年青人歡迎,原因就是它代表了年青人的一種反叛聲音,挑戰當時當權者(包括自己的父母世代)所宣傳所建構出來的所謂美好新世界。筆者相信這電影在今天的香港,可能仍然值得研究和細味。當年很多反叛的年青人(30年前),現在都「上岸」了,他們會否成為了要充滿操控欲望的西斯大帝旗下,為求自身利益、自保而專橫無理的黑武士?今天社會某些上了岸的離地階層(特別一些中產教會)一味只會說年青人是廢青乜乜乜,又有否想過這些年青人,其實就是我們乍現的曙光 (A New Hope),是社會改革(甚至是復興教會)的原力覺醒(The Force Awakens)呢?


Share Button
Copyright ©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All Rights Reserved. Frontier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