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善樂堂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十八周年紀念_橋底福音事工有感_陳中禧老師

基督教善樂堂十八周年紀念

橋底福音事工有感

陳中禧老師

林牧師、林師母、各位執事、各位嘉賓、各位弟兄姊妹 :

首先很多謝林牧師邀請我來聚餐,也多謝勞漢豪弟兄囑咐,大約用兩分鐘時間分享我對橋底福音工作的感受。

我參與了善樂堂的橋底福音工作大約半年。 最初我的計劃只是去教越南小朋友學粵語。後來發覺有一位年青女士梅安, 雖然經常要照顧一歲多的兒子松林,但十分熱衷來學習 ; 於是便開始多關心她。 後來,又發現露宿者中有一位DOAN婆婆。她告訴我們,個多兩個月來無法入睡 。難怪我總覺得她的臉色不大好。然她雖身體不適,卻很願意每次都來參加星期二的晚禱會。於是,她也成為我想去橋底的動力之一。

假如你問我,去深水埗橋底傳福音,內心有無掙扎?有的,我雖然是退休人士,但生活仍相當忙碌。而每次去派粥、晚禱會或派麫包前都會「度來度去」 —「今天的時間應如何分配」?內心不斷掙扎,直至最後一刻,才會下定決心的說:「晚禱,夜就夜些,去吧」!

初時,林牧師也真的太坦白。他曾在我大發熱心的時候,澆來一盆冷水。他怕我的熱誠會因遇到挫折而冷卻,所以先來「急凍」一下。這是他對我這個「橋底三分熱」的人的特別牧養方式。現在回想起來,要多謝他,否則我早會因種種困難而放棄了。

林牧師在我第一次與小孩子們在深水埗「鍾博士學習中心」上課之後,不是給我鼓勵,而是潑冷水 :「陳老師,您很熱心為小孩子們安排每逢周三早上來上課,當然好,但他們不一定會依時出現的。原因很多,一來是父母沒有中國人的想法,覺得讀書很重要;此外,他們有時要助父母照顧較年幼的弟妹;再加上最近有些家庭已搬離了橋底,住進了劏房…」果然,牧師一語中的。小朋友們只來了一次,仍出現的是梅安帶著松林來了兩、三次。我這才發現,原來梅安每隔一個周三便因要去領行街紙而沒法來上課。後來,她一家又搬進深水埗劏房去了,我只好答允盡量安排去她家上課。這時候已近暑假,住大角咀的十四歲阿南與九歲的阿方,已知道九月新學年可入讀正規學校。我便對一同策劃及主辦粵語教學課的主內教育專家鍾澤博士伉儷、賀國強博士、游德生博士、鄭偉楠教授及陳城禮博士建議,暫結束粵語班,因為一方面是政府已願向適齡入學的孩子安排了入學,另一方面是未足齡享受免費教育的,不是年紀太小便是家長並不覺得學粵語重要。

我也於是轉為關心其他的橋底朋友。

有一天早上派完麫包,漢豪弟兄他們發現梅安和她母親,正為臉紅紅的松林很擔心。原來松林整晚發燒,吃了必利痛後昏昏的睡著 ; 現在不知情況是好是壞。於是我建議立即帶他去看熟稔的基督徒醫生彭永福那兒,免得召完救護車又要焦慮地等候又要解釋他們是難民的身分…以致躭誤了救人的時間。幸而,當我們坐計程車趕到到醫務所時,松林去已甦醒過來並已退燒。經彭醫生細心診斷之後已無大礙。大家遂鬆了一口氣。漢豪並立即送他們回橋底的家。

另一位我們接觸到的是阿DOAN婆婆。她因為長期睡眠不足,頭痛了好多天,卻沒法看醫生。幸而,有同鄉告訴她,可去深水埗附近一位王宇明醫生那兒試試。也多得同鄉杜先生仗義當翻譯,於是派完麪包後,我便帶她去看王醫生。感謝天父,她吃藥後頭痛好了,晚上也睡得不錯。跟著的星期二來參加晚禱會時,笑容滿面。我們心中興奮極了! 露宿街頭的日子本難受,染病不適更辛苦 ; 但在香港這繁華的大都會,人人為生活奔波愁煩,有誰人會記得他們、幫助他們呢? DOAN婆婆失眠症痊癒後不久,即收到入境處遣返越南與家人團聚的通知。漢豪和我分別和她去喝茶薦行。她抵步後即打長途電話來感謝我們,實在令我們感動不已。

各位弟兄姊妹,半年來,我被 貴會在橋底的事奉所感動,「自動波」地投入,「欲罷不能」的參與。原本我只是在今年五月份,在「通識與信仰」的講座中,聆聽林牧師分享橋底異象時,回想起從前六、七十年代,蘇恩佩姐姐曾去九龍城寨三不管地帶,向基層朋友與吸毒者傳福音,是一件十分有意義的事,於是很想去看看。豈料一看,便被打動了,因為那兒的朋友實在極需援手。雖然我們做的工作,只是不斷關懷他們大大小小的事情,不斷撒福音的種子。至於神何時叫種子生根、發芽、結果,有時會知道 ; 就像今天受浸的兩位朋友文哥和阿水。有時又會不知道 ; DOAN婆婆的情況。我在與她送別的時候,曾鼓勵她回國後去基督教會繼續聽道。故此,將來收割的可能是越南的教會。但又有什麼關係呢?因為無論什麼時候、什麼環境,我們領受過主恩的人,都很想趕快的與人分享福音,特別是很少人,甚至很少教會會關心的弱勢社群[1]

最後,我不能不提及林牧師與林師母,因為我對他們兩位, 只能寫個「服」字。林牧師在橋底的近四年長以來的服侍,是相當花時間和全面的。沒有師母背後支持,是做不了的。他不但在橋底睡,更在橋底開周二晚禱會。平日也不斷關顧朋友們吃的、穿的,或是否生病、是否需看醫生、甚至去戒毒。而在一些無親無故,孤單寂寞的朋友離世後,牧師更要為他們辦後事、領骨灰。再者,我從未見有牧師與露宿者打成一片,稱兄道弟。猶記有一個晚上,牧師竟攬著病得瘦瘦黃黃黑黑的韋成奇,坐在他的床上,聽他訴心聲。 「很多細菌很髒的床,正常人都不會坐上去呀! 」我心想 ! 然而牧師的服侍,給我清楚的看見主耶穌昔日的教導 ; 那怕是給最小的兄弟一碗夜粥、一個义燒包、一件寒衣、一句慰問,也就是作在主基督身上。

參加了橋底福音事奉之後,神給我再次提醒,教會,不是建立在一座一座宏偉的建築物之上,而是建立在你和我日常的言語行為之間。但願在我們今天在一起慶祝善樂堂成立十八周年的日子裡,彼此互勉互勵,繼續以行動關懷極之需要關心與支持的橋底朋友。

最後,謹祝各位

恩澤綿綿,生活有力!多謝各位!


Share Button
Copyright ©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All Rights Reserved. Frontier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