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善樂堂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上主眷顧_吳永輝牧師

 上主眷顧

吳永輝牧師

經文:以賽亞書第一章123節;第五章 7-820節;第五十八章1-5節;第五十九章9-10節;

第六十二章12節;第六十三章15-16

 

弟兄姊妹平安!最近有一段WhatsApp的對話時常在我腦海中盤旋,事緣最近我收到一位畢業生傳來一句簡單的訊息:「阿sir,我中咗六合彩!」我覺得他不是真的中六合彩,便問他發生了甚麽事,原來他收到房署通知,約他到辦事處見面。我那位學生因為家庭問題,被安排入住家舍,但他快將十八歲,到時便要離開家舍,自己找地方居住。幸而有社工幫助他辦理申請公屋的手續,到了十二月底,他終於獲分配一個將軍澳的公屋單位。為何我時常會想起這件事?原來生活在香港這個地方,一個容身之所是何等重要。

 

記得當我剛信主返教會時,數不清有多少次聽過類似的說話:「香港真是一塊福地,香港沒有天災,這裏又沒有宗教逼害,我們可以自由地傳福音,可以擁有聖經。」當我第一次聽到這些話時,也認為言之有理,但後來每聽多一次,疑惑就在心中累積起來。當時年輕的我不禁問:「這個真的是神賜予我們的福氣嗎?」不知大家是否覺得香港是塊福地?你又怎去看香港?

 

最近一位外藉老師問我,為甚麽我這麽喜愛到台灣旅行?我也問自己:為何我喜歡台灣呢?我歸納出兩個原因,其一是我覺得台灣有一種空間、有種自由的信息,另一個原因是台灣雖然經濟不是太好,但我們可以感受到當地濃厚的人情味。有一次到台灣旅行,我和太太正尋找一個地方,但我們不知道應行哪個方向,那刻街上很少人,迎面走來了一位婦人,我們便向她問路,那位婦人隨即熱心地帶著我們向前行,終於找尋到正確的位置,這種感覺很特别。另一次我們去到一間食肆用膳,當時正在打風,市面停課停工停市,吃完飯後,基本上很難乘車離去,沒想到那裏有位當兼職的大學生,竟冒著大風雨走出幾條街外,替我們尋找的士,這令我深切體會到那份濃濃的人情味。當我和外藉老師說起這些經歷時,旁邊一位老師就說:「其實這些事以前香港也有,但現在不敢這樣做了,因為不知問路的是甚麽人。」究竟現在的香港,這個我們生於斯、長於斯的地方,到底出了甚麽問題?

 

在現時全球化影響下,不少人在城市裏工作,城市成為了網絡系統,一個安身立命的場景,對現今的人來說,這是不會改變,而對古時的人,可能這個系統更加重要。今天所讀的以賽亞書》第一章1節裏,開宗明義的講了一句說話,「當烏西雅、約坦、亞哈斯、希西家作猶大王的時候,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得默示,論到猶大和耶路撒冷。」以賽亞書》談到猶大地和耶路撒冷這兩個城市。耶路撒冷本來是個藉藉無名的地方,只是耶布斯人的軍營,大衛選中了這地方作為首都,經過一段時間的大興土木,建設成為繁榮的都城。在公元前八世紀時,烏西雅作為猶大的王,那時他十六歲。按歷代志下第二十六章記載,當時烏西雅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在軍事上,他攻擊非利士人,令到米烏利人向他進貢,他又在耶路撒冷建築城樓、望樓,又挖了許多井來發展農業。在繁榮的都城裏,像是一片歌舞昇平,用香港人的說話可能就是「馬照跑、舞照跳」,但在背後又充斥著甚麽行徑呢?

 

以賽亞書》第五章提到,「他指望的是公平,誰知倒有暴虐(或作“倒流人血”);指望的是公義,誰知倒有冤聲。」(賽五7)「禍哉!那些以房接房、以地連地,以致不留餘地的,只顧自己獨居境內。」(賽五8)「禍哉!那些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以苦為甜、以甜為苦的人。」(賽五20)「「你的官長居心悖逆,與盜賊作伴,各都喜愛賄賂,追求贓私。他們不為孤兒伸冤,寡婦的案件也不得呈到他們面前。(賽一23)

 

以賽亞書》說出了在一片歌舞昇平,在暫時的穩妥裏,先知表達了真實的敬虔並非外在的繁榮,亦不是崇拜祭祠的遵從,而是在群體裏做個公平、公義、誠實的人。

 

先知書說到耶路撒冷並不一樣,耶路撒冷因此被交到巴比倫手中,神的百姓被擄到異鄉,這是在以賽亞書》第四十至五十五章講到的情況,耶路撒冷從此荒涼。

但來到以賽亞書》第三個段落,在第五十六章至六十六章裏,描述神的子民歸回耶路撒冷,上主的恩典臨到當中,他們得以返回荒涼之地,重修聖城、重建聖殿。在困難當中,在荒蕪之地重新建立家園,其實並不容易,人在當中可能只求自己的方便、自己的益處。在這段落裏,如何描述那班以色列人呢?

「“你要大聲喊叫,不可止息;揚起聲來,好像吹角。向我百姓說明他們的過犯,向雅各家說明他們的罪惡。他們天天尋求我,樂意明白我的道,好像行義的國民,不離棄他們神的典章,向我求問公義的判語,喜悅親近神。」(賽五十八1-2) 這段經文的描述,以色列人好像很渴慕上帝,天天尋求祂,喜悅親近神。

 

「他們說:‘我們禁食,你為何不看見呢?我們刻苦己心,你為何不理會呢?’看哪,你們禁食的日子仍求利益,勒逼人為你們作苦工。你們禁食,卻互相爭競,以兇惡的拳頭打人。你們今日禁食,不得使你們的聲音聽聞於上。這樣禁食,豈是我所揀選使人刻苦己心的日子嗎?豈是叫人垂頭像葦子,用麻布和爐灰鋪在他以下嗎?你這可稱為禁食為耶和華所悅納的日子嗎?」(賽五十八3-5)

這班人彷彿行公義的國民,他們有禁食,好像天天尋求上帝,但他們這些只有宗教外表的行徑,並不是真實的敬虔。上主仍希望祂的百姓是尋求公義、公平,並在群體當中,活出誠實、公義的生活模式。雖然百姓未能回轉歸向上帝,迎向上帝的憐憫與眷顧,但上帝沒有撇棄他們,仍然藉著先知去訓示他們。

 

到了第五十九章,「因此,公平離我們遠,公義追不上我們。我們指望光亮,卻是黑暗;指望光明,卻行幽暗。我們摸索牆壁,好像瞎子;我們摸索,如同無目之人。我們晌午絆腳,如在黃昏一樣;我們在肥壯人中,像死人一般。」(賽五十9-10) 經文描述這班上帝的子民開始知罪、開始悔罪。

同樣道理、同樣情況,去到第六十三章,「求你從天上垂顧,從你聖潔榮耀的居所觀看。你的熱心和你大能的作為在哪裡呢?你愛慕的心腸和憐憫向我們止住了。亞伯拉罕雖然不認識我們,以色列也不承認我們,你卻是我們的父。耶和華啊,你是我們的父,從萬古以來,你名稱為我們的救贖主。」(六十三15-16) 先知帶領的以色列人看見自己在生活上的不義,他們遠離上帝,那外在的敬虔不是其實的敬虔,他們承認自己的錯誤。當他們面對上帝的帶領到耶路撒冷,面對上帝施恩憐憫的時候,神的百姓以色列人回轉、悔罪。上主的心意是要百姓活出公平、公義、誠實,不過虚假生活的社會,這才真正是上帝希望見到的耶路撒冷。

在第六十二章最後一節,「人必稱他們為聖民,為耶和華的贖民,你也必稱為被眷顧不撇棄的城。」

 (六十二12) 這個是上帝對耶路撒冷的心意,相信亦是上帝對屬於祂的人、祂的群體的心意,就是要活出公義、公平和誠實。

弟兄姊妹,我們現時的環境,身處的香港地,是怎樣的情況呢?我相信大家數也數不清。「銅鑼灣書店」事件五人被失踪,整個地方被一股陰沉的氣氛籠罩著,社會上亦陸續出現「寒蟬效應」,某些書店自動將一些書籍下架,究竟我們還敢不敢發聲呢?剛才所唱的歌,話對著君王我們也要發聲,但唱就簡單,實際上並不容易,我們根本無機會面對掌權者。但在每天的生活場景裏,當你面對上司時,你敢不敢發聲?敢不敢為上主去發聲,講出公義的說話?當選的區議員沒有被安排適當的辦事處,但落選的卻仍可用另一個身份霸佔地方,你如何去看這件事?

 

香港的教會有沒有在當中發聲呢?這個星期在網絡上見到一個群體,他們正籌備在2017年底舉辦一個大型佈道會,這件事在教會群體裏成為了一個討論的焦點。我不反對舉辦佈道會,但如果要花二千多萬去完成,他們有否以同一樣的心、同一份力度去關心社會上不公平和不公義的事?若然有,我覺得沒問題,如果沒有的話,這些外在的祈禱會、佈道會是否上主喜悅和祝福?弟兄姊妹,我們在面書上寫幾句說話很容易,但我們如何在生活中踐行上帝的話語?這卻是不容易。借用一首歌香港地的歌詞,它可以成為我們基督徒的勵勉。

 

「唔理事情有幾困難 環境有幾亂 同熱愛這片土地 大家刻骨銘記 愁或喜 生與死 也是香港地」

我們對這個地方的愛有幾深?或許批評别人做得不好很容易,但我們又怎樣去做好自己本份?

昨天我在面書看到台灣有間雲端公司,他們將歌庫裏一些歌曲下架,理由是那些歌的點擊率很少,

為了重整系統,避免「冗歌」佔用空間,因此將歌曲永久刪除,後面一句更是可圈可點,就是「歡迎大家聯想!」原來歌曲的主唱者,正是那個屈枉一個十六歲女藝人鼓吹台獨的人,公司敢於冒上損失生意的風險,我相信這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

 

這星期另一個被熱烈討論的話題,就是為甚麽有人會多謝一間石油公司?我想這間公司也有其商業上的考量。現時的政權希望去禁聲,想人自動自覺收聲,在這樣的氣氛和環境下,他們仍然嘗試去做,的確帶給我們一份清新的感覺。

 

弟兄姊妹,究竟我們選擇過怎樣的生活?我們選擇的,不是在我們教會的環境之下大談公義,願上主鼓動我們,並賜予力量,讓我們在身處的生活環境當中敢於發聲,講出社會上不公義、不公平的地方,以我們的生活模式,成為真實的敬虔。願上主祝福大家!

 

 

 


Share Button
Copyright ©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All Rights Reserved. Frontier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