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善樂堂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進擊的榮光_顏志良傳道

進擊的榮光

顏志良傳道

經文:以西結書 128

[ 引子 ]

最近看「十年」這齣電影,如果有看過的弟兄姊妹,都應該會同意這電影帶出一份面對這個時代,所產生的無力感。片中幻想有一天香港逐漸強制要求的士行業考取普通話語言資歷,又有幻想一些彷如民革式少年版的紅衛兵,到處檢視四周的商店,有沒有擺放及展示違規詞彙清單上的字眼。片中的角色面對當時的局勢,慨嘆出一份無力感。然而這種預言式的手法,目的當然不是要告訴我們將來必定會怎樣怎樣發生,而是希望提醒我們今天應該怎樣做。

[ 背景交代 ]

昔日以色列在大衛王朝的末段時期,即是所羅門王後,分裂南北兩國以後,北面的王朝被亞述帝國滅了的百多年後,南面的猶大王朝也正面臨亡國的邊緣,當時中東,在兩河流域的新興霸主新巴倫帝國,在大約主前605年,先對這弱小的猶大王朝,輕輕的洗劫了,擄去了一些社會精英,當中有我們較熟悉的但以理和他的三友。其實我們一向所聽到提及聖經中的被擄事件,並不是指一次的洗劫及俘擄行動,而是有至少三次大規模的事件,第一次就是剛才提及,大約主前605年所發生的;第二次就是與今日所要分享的經文有關的一次,在大約主前597年的時候,新巴比倫帝國的尼布甲尼撒王,又將一些社會的王族、領袖和精英,幾乎全數擄走。

你可能會問,擄走後做甚麼?當然不是去陽光與海灘,在波斯灣碧波暢泳吧!他們被擄之後,有幾種安排,第一,有些有實用技能的,就會像但以理一樣,用作服待巴比倫王室的;其次就會像詩篇一三七篇那些,到一些新巴比倫帝國境內的鄉郊地區,進行開發及建設,當然,新巴比倫帝國政府不會提供甚麼設施配套給被擄的人,基本上是讓他們自生自滅,若他們將地方發展得好,他們就會來徵稅,若他們發展得不好,飢荒瘟疫也不會理會。這是被擄的情況。

[ 釋經 ]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經文,就是以西結書第一章的經文,首先我們可以看看第13節的經文

當三十年四月初五日,以西結在迦巴魯河邊被擄的人中,天就開了,得見神的異象。正是約雅斤王被擄去第五年四月初五日,在迦勒底人之地、迦巴魯河邊,耶和華的話特特臨到布西的兒子祭司以西結;耶和華的靈降在他身上。

當三十年四月初五日,相信是指先知以西結的年歲,這個三十歲的數字有何特別呢?因為第三節正提示他是一位祭司家族出身的祭司,根據民數記第四章及第八章的經文顯示,在會幕事奉的利未人及祭司,要在二十五歲開始學習及實習,直到三十歲正式上任成為祭司,一直到任職到五十歲。然而,如果我們再細心看第二節的時候,經文指這是約雅斤王被擄去的第五年,這是甚麼意思?以西結是隨著這位約雅斤王被擄的猶大民眾之一,那麼他被擄的時候,正是二十五歲,也是他應當開始正式受訓,在正式學習聖殿服待的年頭,發展他人生事業的重要時刻。

可惜就在這個時候,他被移民,去到一個老遠的地方去,遠離聖殿,遠離自己的事業,若看第十一章15節所提,也遠離自己的親屬,面前只有一大群有同樣經歷,而且心中同樣鬱結的猶大同胞,前路彷彿甚麼都沒有了,對著這條甚麼迦巴魯運河,心中自然產生了一份無奈和無力感。

我記得我媽媽在生時也提及過,在文革時期的大陸,也是類似的情況。若果你不是甚麼掌權者的第二代,基本上政府就會委派你到老遠的鄉郊地方發展,當時我媽媽和姨媽,從故鄉福建就被委派到天涯海角的海南島上,進行割橡膠樹,收集樹膠的開發工作。當時她們只有十五、六歲,離鄉別井,被送到老遠的陌生地方,在惡劣的環境下做開發的工作,在她們心裡經常都會問:「我一世就是這樣子活下去嗎?」一句充滿無力感的說話。

弟兄姊妹,今天的香港,可能我們要面對的,不是民革的混亂,甚或也不是被迫下鄉割橡膠樹,雙腳要浸入水,隨時被水蛭咬著吸血。但面對莫視民意聲音,甚或故意與民作對,愚拙地編寫劇本搬上電視螢幕,侮辱民智的政權,我們同樣也有一份無力感。然而,先知寫在聖經的信息給我們甚麼啟示?

上主並未因為他們遠離了以色列猶大地,遠離了敬拜自己的場所,就放棄了他們。這位超越地域限制的上帝,沒有只眷顧在耶路撒冷,仍然享有上主屬土權利的居民,反而老遠的走到新巴比倫帝國的腹地,離首都不遠的地方,向這班被擄的人,向這班正在垂頭喪氣,滿心無奈又無力的子民顯現,並要呼召這位失業的祭司,做祂在地上的代言人,向被擄的群體說話。

這是值得高興的事,因為這顯示上主的同在,不是一班能夠在聖殿裡敬拜的人的獨有專利,上主會主動尋找落難的人,與他們同在,而且,有上主的同在,不是因為這班被擄的人有甚麼神學上的成功,或是做了甚麼豐功偉績,相反,他們只是在人眼中,就是在巴比倫人眼中,在列國眼中,甚至在自己以色列的同胞眼中,失敗不蒙福的一群被擄者。若果根據東方人傳統的報應論去看,他們定必是做錯了甚麼事,被上主懲罰而被擄了,而在耶路撒冷的倖存者,則是得蒙上主喜悅,有好表現的上主跟隨者了。

然而,先知的信息告訴我們甚麼呢?

我相信先知記錄這經文,不是在說:「你見過上主的榮光未?沒見過?我見過,我真的見過。」而是先知在第一章的第428節,不斷努力地用文字描述他所看見的異象,為方便講解,我嘗試將我所理解的,都畫了下來。

首先出現是閃爍火大雲,這是在舊約裡,上主顯現時的常見特徵,例如出埃及的時候,上主在西奈山顯現時的境象。

然後出現的是四活物,牠們排列成正方形,形狀中間有火和電。這些活物的旁邊各有一個輪,而且這些輪是輪中套輪,輪子上更是充滿眼睛,相信就是兩個同心圓形輪軚,九十度重疊了起來,目的就是讓這組東西行時,可以不用轉身,向四方面直線行走。如果有組嵌過汔車模型的可能會想象到,這四活物和四個輪中套輪的輪子,就組成了上主這個移動座駕的引擎動力部份。

先知是從下而上描述的,隨後就到四活物頭頂的「穹蒼」,這字的翻譯在創世記上主創造天地時,分開天上的水和地上的水的那個字。猶太人,以及古代近東的人都會認為天上有一塊大的水晶狀蓋片,有將太陽、月亮和星宿托起的功用。在這個異象裡所描述的,就是一塊像冰的水晶層板,分隔在上方的寶座和在下方的活物和輪子。

在穹蒼之上,就是上主的寶座,而坐在寶座上的,有看似人形的上主榮耀,而且有彩虹的出現。很快地跟大家描述過這二十五節的經文形容詞組部份之後,我們便可以進入這二十五節經文中的動作部份了。

首先,第9節提到活物行走並不轉身,俱各直往前行;第17節,輪行走的時候,向四方都能直行,並不掉轉。意思就是不論整個移動寶座往那個方位移動,都不會需要扭軚轉彎,只要如象棋棋盤上,車的行走方法便可以了。值得留意是這些活物有四個面,就是他們連頭也不用轉,就可以向不同的方向前進。

第二,有兩組詞重複出現了,就是12節下半,靈往哪裡去,他們就往那裡去。20節,靈往哪裡去,活物就往那裡去。20節和21節最後的一句:因為活物的靈在輪中這句有較好的翻譯是:活著的生命之靈在輪中,不是指活物的靈,而是活靈,是從寶座上給予整個引擎部份移動的行動力量。

你可能會問,說了這麼多這個移動寶座怎樣怎樣,到底所為何事?

以西結書第一至三章,除了是記錄了這個奇怪的異象之外,同樣又是上主呼召以西結作先知的經過。第二和三章,都講述了上主要求以西結要承接怎樣的工作。到底是甚麼工作?第三章8節提到上主要令以西結的面硬過聽信息的人的面,異象中那裡提及了面呢?活物!第二章2節,上主的靈進入了甚麼地方?先知本人。在異象中,上主的靈操控著甚麼?活物!上主要求以西結向百姓宣講信息,要講出上主聲音,哪麼在異象中,甚麼東西發出過聲音?就是第一章24節,活物行走時,翅膀所發出的聲音。我們很有理由相信,活物的出現,就是上主要求先知工作的典範樣式,也可以說是上主給以西結的工作範圍 Job Description。簡單來說,就是學像活物一樣,上主要他行就行,停就停,發聲就發聲,靜默就靜默,一切順從上主的指示。

到底上主要先知宣講些甚麼呢?當然就是像第二和第三章的內容,指責當時的人心硬不肯聽上主的話。但實質的內容是指甚麼呢?第一章24節指出,活物所發出的聲音,像甚麼?像大水的聲音,像全能者的聲音和像軍隊鬨嚷的聲音。

如果查查看「大水」的原文字詞在整卷以西結書的出現,我們便會發現它分別出現在十七章、三十二章、三十三章和四十三章。我們可以發現三十二和三十三章的經文,是上主責備埃及,為甚麼上主要責備埃及?明明是以色列人得罪上主。原來在第十七章裡已經說明了。第十七章裡是指責當時的猶大王,不肯聽從上主藉耶利米先知所講,要歸順巴比倫帝國的做法,而去受埃及引誘,與之結盟,並與周圍的列國聯盟起來,密謀圍堵巴比倫,結果是再被巴比倫打敗,而且整個大衛王朝更正式被滅,在歷史舞台上消失。四十三章的「大水」,是指上主會在那個理想的聖殿建成後回來,發出的聲音。

「全能者」的聲音,全能者這個詞在聖經中是結連普世的神的意思,就是指上主不只是那些只有特權在聖殿裡敬拜的神,而是超越國界,不分地域的普世上帝。異象中的移動寶座,就是顯示上主可以無處不在,而且輪子上的眼睛,更顯示上主是能看見世界所發生的事。輪中套輪的輪子,負責二維空間的移動,活物就是第三維上下的移動。那麼,這個移動寶座就能夠在三維空間之中自由穿梭了。

「軍隊鬨嚷」的聲音,較好的翻譯是軍隊安營,打電的聲音。在以西結書之中,豈不就是第四章,上主要以西結宣告耶路撒冷被圍城,巴比倫軍隊安營,預備攻城的情況嗎?

上主給先知看見這個異象,是因為上主要他首先知道,上主自己與被擄者同在,而且更會找一位先知,在這些被擄者當中宣講信息。

弟兄姊妹,我們或多或少都會有點先知的熱枕,很想在這個世代發聲。不過,從以西結先知的被召過程,我們可以看見,這個先知不易做。沒有願意付上代價的準備,根本不能完成上主要求先知的工作。我們知道以西結先知宣講信息的對象,是被擄的群體,從第三章的描述得知,他們是額堅心硬的人,所以上主才會承諾以西結,給他的面比他們更硬,又說雖然他們雖然是悖逆之家,但也不要怕。說起來,聽起來,尚算容易,但行起來就真得不容易。

若大家看第四章,上主要求以西結以人糞作燃料來烤餅作食物,以表示將要被趕到各國中,要食不潔之物。可能這真的令先知也有反胃不能進口,於是先知求情,上主才答應用牛糞代替人糞。

要做到上主所賜下的工作,熱枕故然要有,但真正要有的,是能夠為主付上代價的心。我們今天見到有些教會組織,為了舉辦大型佈道聚會而大灑金錢,但往往面對自己教會門前,甚至教會裡的貧窮人,社會裡各類有需要幫助的人,這些教會組織卻好像視而不見。為上主發聲,作鹽作光,不是靠放煙花式,忽然關心的這些聚會,而是學像上主,願意與落難的群眾同在,是要付上實質、恆常和長遠代價的行動。

我記得年輕時返教會,團契的教導是要學習打電話關心新來的朋友,然後在教會的崇拜裡,也有弟兄姊妹,輪流負責主動打電話關顧新來賓。但同一間教會,今天卻要專責聘請一位福音幹事,來承擔這個向來由弟兄姊妹共同承擔的工作,為甚麼?後來問到原因,原來弟兄姊妹都很忙,沒有時間再承擔這些繁重,是繁重的關顧工作了!所以唯有聘請一位非牧職的同工來負責吧!真的是輪流分擔這個崗位也不能嗎?上主的工作是要人願意付上代價的。

面對這個異象,我們除了要問這個東西代表甚麼,那個動作代表甚麼,這類甚麼 What 的問題以外,我們最重要的,是問為甚麼 Why 的問題!為甚麼上主會在這個時間和空間,向以西結作出這樣的呼召和啟示呢?

要解答這個問題,我們要借助耶利米書的一段經文,就是五十一章59。當時的猶大王西底家,在位第四年,即是先知得見異象之前大約一年的時間之內。他為甚麼要上巴比倫?從以西結書,剛才提及過十七章的經文來看,這位西底家背叛了與巴比倫所立的約,正如十七章18節提到:

他輕看誓言,背棄盟約,已經投降,卻又做這一切的事,他必不能逃脫。

明顯這句是指著西底家王來說的,若大家對西底家王第四年所發生的事,可以參考耶利米書二十八章的經文。這個王不聽上主的勸籲,投靠埃及,在第四年去到巴比倫,表面上是議和的。當時可能因為這個情況,消息傳到被擄者那裡,使他們產生一個主觀願望,就是以為有這個王的妥善政治處理,他們好大機會可以重回以色列故鄉。

先知得到的信息就好像一根無情的刺,刺破了他們這個回鄉願望的泡影。上主榮耀的顯現,就是要顯現真盼望,照出這「A 貨」盼望。反而上主藉耶利米先知,向被擄者發信說明了(第二十九章),要他們準備在巴比倫落地生根,住上一般長時間,這才是以色列人得以保留的盼望。

以往在聽施政報告,都要很專心才能聽到重點。然而在上周三的那個施政報告時間,我們都很容易就捉到整個報告的重心了,是甚麼?四個字:一帶一路。這是一份甚麼報告?連我家樓下那位區議員的報告,也比他做得好。報告中指出,本市要靠與鄰近地區接軌,主要是接通一帶一路,就會對本市好,這說穿了就是一個「A 貨」盼望。香港從來都是與全世界接軌的,何需多此一舉,要刻意透過與鄰近地區接軌,才認為自己與世界接了軌?這不是一場瞞騙香港人的把戲嗎?

然後,最近在網上又有大量宣傳消息,指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計劃毫花二千萬,舉辦一個 2017 福音盛會。願意不吝嗇,將上帝供應給教會的金錢,用於傳福音的事工,本來是教會的職責和任務。然而,甚麼是傳福音的工作?就是舉辦幾場佈道會,安排一些精彩節目娛樂觀眾,然後說一些基要信仰,就是教會傳福音的全部工作嗎?

以西結書十六章4950節有一段解釋所多瑪滅亡的原因,先知將耶路撒冷與所多瑪比喻為兩姊妹:

看哪,你妹妹所多瑪的罪孽是這樣:她和她的眾女都心驕氣傲,糧食飽足,大享安逸,並沒有扶助困苦和窮乏人的手。她們狂傲,在我面前行可憎的事,我看見便將她們除掉。

教會聯合起來,同心做事工本來是一件美事,可惜當我們看看這些聯合起來的教會,平日糧食飽足,大享安逸,並未見有扶助困苦和窮乏人的手,那何來是在傳完整福音的工作?

還有,以西結書第九章9節更加指出,以色列家和猶大家的罪孽極其重大,遍地有流血的事,滿城有冤屈。香港的教會對這城中的流血事,冤屈事有發過聲呢?

近幾天有位港區人大代表的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更說:「李波、桂民海已公開表示自願返回內地,大家為何要懷疑?」這不就是冤屈的事嗎?她真的覺得香港人是傻的嗎?然而,香港教會的聲音去哪兒呢?香港教會真的有為這個城求平安嗎?這個時候,不就是更應該如提摩太前書二章1節所教:

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地度日。

這個時候,香港不應先為這些城中的流血和冤屈祈禱嗎?為一切在位的代求嗎?寧願豪花二千萬舉辦福音盛會,也不願先為在位者代求,然後發聲遣責這些上主所憎厭的惡事嗎?這樣的傳福音真的是上主吩咐最重要的工作嗎?

弟兄姊妹,有一種能力,是基督徒在世上要努力學習的,就是辨別真偽。因為現今的世代邪惡,有很多宣告 A 貨盼望信息的人走出來,用各樣的謊言去引誘人敗壞。好像《十年》這電影裡的第一個殺手的故事,兩個糊塗的殺手,滿心以為自己可以賺一筆,以及在黑道中揚名,可惜最後成為政客的,因為他們辨別不到,原來承諾給他們好處的,正是要找他們作點心的惡魔。

上主忽然在被擄之民中間,用進擊的榮光照出當代的世局。以西結書第一章給我們的信息,是上主可以選擇與落難的人同在,即使那些人也都是額堅心硬的人,上主的憐憫仍然同在;然而,當上主要揀選人去完成自己的工作時,人就要忠誠,並願意認真付上代價去完成;還有,上主榮光的顯現,是要照出這世代的邪惡虛假,作為跟隨上帝的人,我們應該培養自己有從聖經角度出發的眼光,分辨世上的真話與謊言。願意上主的話成為大家的提醒和祝福。


Share Button
Copyright ©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All Rights Reserved. Frontier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