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善樂堂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倫理學第三課:死刑_鮑諾禧導師

第三課:死刑

鮑諾禧導師

死刑在香港並不是公共議題,但還有一個機構極力為其他國家爭取廢除死刑制度。他們反對的論據如下。

死刑是對人權的終極否定。這是國家對人類有預謀及冷血的殺害。這是以正義之名而作出的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死刑有違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中所宣布之生命權。國際特赦組織反對任何情況下的死刑,沒有例外,無論犯罪的性質為何、加害者的人格特質為何、或處死的方式為何。死刑違反生存權,是殘忍、不人道及有辱人格的懲罰。1

他們的論據主要是認為所有人都有生存的權利,而這個權利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被奪去。香港自1993年已經廢除了死刑的使用。在世界各地,有55個國家仍然會執行死刑,而在2014年更有近607宗被處死刑的案例。但正如國際特赦組織所言:「真正被處決的人數應有更多:例如,中國根本沒有數據提供,相信其處決人數遠遠拋離全球處決人數的總和。就像中國一樣,很多國家也是秘密處決死囚,如白俄羅斯,經常在沒有通知家屬及律師的情況下處決。在厄利垂亞、馬來西亞、北韓和敘利亞,與執行死刑相關的數據很少或幾乎不向外公佈,理由通常是國家禁止或政局不穩所致。」2聖經作為基督徒的生活指引,是怎樣看這個題目呢?舊約有很多死刑的律法,那這些律法還適用於現代社會嗎?

聖經的說法
無可否認地舊約有很多的經文都牽涉死刑作為懲罰,並且都是以律法的形式記載。這些律法吩咐以色列的眾長老以這些為依據來作裁判。按羅秉祥的統計,至少十九項罪行是需要判上死刑的。

1.殺人(出二一12;利二四17;民三五16-21)
2.違抗祭司和法官的判決(申一七12)
3.在法庭上作假證供陷害他人(申一九16-19)
4.牛主疏忽讓牛牲死了他人(出二一29)
5.敬拜其他神明(出二二20;利二十1-5;申一三2-18,一七2-7)
6.咒詛褻瀆上帝(利二四10-16、23)
7.行邪術或巫術、召鬼問卜、解夢(出二二18;利二十27;申一三1-5)
8.冒充上帝的先知或作別神的先知(申一八20)
9.在安息日工作(出三一14-15,三五2)
10.男子與男子發生性關係(利二十13)
11.人與動物發生性關係(出二二19;利二十15-16)
12.在婚外發生性關係(利二十10;申二二22)
13.女子在結婚時已與其他男子有性關係(申二二13-21、23-24)
14.強姦(申二二25)
15.亂倫(利二十11-12、14)
16.頑固忤逆、殿打或咒罵父母(出二一15、17;申二一18-21)
17.綁架他人為奴隸(出二一16;申二四7)
18.祭司喝酒後進會幕(利十8-9)
19.遷移會幕時搬運工人觸冒聖物(民四15)
當然,這個統計還沒有包括很多「把他從民中剪除」的刑罰。學者對此有兩個解釋,第一是死刑,而第二則是逐出以色列社會3。若是前者的話,則還有很多死刑的罪行,例如與有月經的女子性交(利二十18)。
有關新約聖經,不同的學者則有不同的看法。新約記載關於死刑的案例只是在敘事中提到的事例(例如路二三39-41;徒二五11),但是新約聖經的作者並沒有清楚表明究竟是支持或是反對執行死刑(約八1-11),只是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可見耶穌並沒有表明支持死刑與否,只是免去了「行淫的人的罪」。新約沒有再記錄有關死刑更是基於歷史背景的原因:當時以色列已經不是一個國家,無論聖經作者支持死刑與否,都與執行的政權沒關係。那怎麼樣應用呢?

聖經的應用
在現代社會裡犯了以上守則卻絕不會被判死刑的有很多,但基督徒絕不宜認為這是人墜落的結果;因為在現代社會的處境裡,對某些律法的放棄絕不是不合理的判斷。(例如是違抗祭司和法官的判決等)。那以甚麼準則來選擇呢?
羅秉祥《黑白分明》一書中,其中一個觀點便是找出埋藏在刑法背後的精神。4而那個背後的價值觀則是:人比物重要,不能用財產加以衡量。5對於這些律法的觀察,就是上述律法書中所定下的十九項要判死刑的罪行中,沒有一項是牽涉財產的。偷或是搶財物都不涉及死刑,相反,偷或搶別人的生命(包括綁架人作奴隸)都會被判死刑。根據以上的十九個死刑,聖經中的刑罰思想至少包含了三個向度:報應的向度、阻嚇的向度和改造的向度。
報應的向度特別突顯於「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原則中(出二一23-25;利二四20-21;申一九21)。阻嚇的向度則在於聖經記載的目的是要令其他以色列人「害怕,不再擅敢行事」(申一七13;參申一九20)。改造的向度則是在家庭的刑罰(箴一三24)及神的刑罰中(結一八21-23,三三10-11)也能見到。
雖然有三個不同的向度,但若是以終未論來思考,神的刑罰好像更是報應性和懲罰性的,而不是阻嘛性(未日後已沒有人能再被阻嚇),也不是改造性的(除非接受在地獄一段時間再回到天堂的教義)。從未日的審判觀念出發,羅秉祥作了以下的結論:聖經中的法律刑罰觀可以說是以報應為主導,阻嚇及改做為副。6報應的面向只是決定了刑罰本身是可能的,且刑罰有報應罪的功能,但當中並不決定死刑的對與錯。在決定究竟是終身監禁或是死刑時,關鍵應在於人的價值。
在這個觀點以外,另外有些基督徒認為我們應該完全根據聖經所記載的,便是對犯上舊約律法的人執行死刑。這種說法做成的問題很多,例如在第九項,很多人便應該受死刑。而且更重要的是,根據這個看法,基督徒更要堅守律法中死刑的方法,包括擲石頭(出一九13;利二十27;申二一21,二二24)、火燒(利二十14,二一9)、刀砍(出三二27)、射箭(出一九13)等非常殘酷的手法。可見這方法並不可取。
人的地位
根據聖經的敘事,人是有無與倫比的價值。人是僅次於祂地位的受做物,並賜下了榮耀的冠冕並要我們去管理其他的受做物(詩八4-8)。同時,耶穌基督以祂的寶血重價買贖了我們(林前六20,七23);而我們的身體天是上帝的殿(林前六19)。人的價值可見是十分的高,但若認為人的生命是「神聖的」7則難免論據不足。而縱然人有上帝自己的形象,但是根據創世記九章6節:「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為上帝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很多支持死刑的人都認為這是一個重要的論據。主要是認為,既然你殺了一個擁有上帝形象的人,你便應受到相同的報應。
而且,更因這是前摩西時代(pre-Mosaic)的命令,而非猶太律法的一部分,所以這是能夠普遍地應用而不只限於以色列國。有些學者認為應以耶穌在馬太福音中的教導作為鑰匙去解釋創世記8,他們視創世記的這節經文為箴言體,意思即是要提出一些智慧建言,而且這些建言是要提醒人:若殺了一個人,你最終都可能被殺。這種解經的方式,將創世紀整個脈絡斬開,然後視之為一則建議實在是不合宜, 再者,舊約的整個脈絡中「以眼還眼,以眼還眼」的審判觀念都是存在於各段經文中。在律例上,死刑並不被聖經所否定。

寬恕的重要性
對於聖經,學者們都有一個有趣的觀察。聖經在執行律法上,例如,姦淫與謀殺本是要受死刑的,但不只是大衛,該穩,很多舊約中有關死刑的律例卻並沒有被嚴正的執行。這種觀察表達了整卷聖經中寬恕的觀念,再者,上帝是有憐憫的,不輕影發怒的屬性。正如萊特提出的觀察,舊約中對人類的生命賦予了獨特的價值,若我們不被死刑的規定阻礙,這種看人為貴重的原則更是延伸至犯罪者本身。9以該穩的的事件為例(創四15)這個案例在各方面都十分的不尋常,第一當然是上帝自己免去了該隱殺死亞伯的罪名;第二就是上帝在該隱面對恐懼時,清楚地申明其他人都要為他們對待該隱的方式向上帝負責(遭報七倍)。這種對犯罪的人依舊賦予人應有的價值的做法,是看舊約死刑的一種重要方法。而這種看法更能解釋耶穌在約翰福音中的舉動。

神學觀點:
正如前所說,不論是報應主義、阻嚇主義或是改造主義都曾於聖經不同的角落中出現過。若要將任何一個主義完全排除在外,實在是不合宜。但每一個主義的背後邏輯也是怎樣的呢?
報應主義
有其中一派的學者認為對犯罪的人都應被加以刑罰。刑罰,是對於罪犯的一個合宜的報應。對於這一派的學者,「好行為」或是「壞行為」都應以「應值」來回報之。正如「好事」應被獎賞;相對,「壞行為」就應被處罰。在個人的層面,這些罪犯是罪有應得的。因著他們犯的錯而定下相應的懲罰是合宜的,更是道德的;憐憫,並不在考慮之列。小罪用小罪的懲罰,大罪,特別是十惡不赦的罪,理所當然是以死刑來對待。對報應主義來說,死刑絕對是重要的一種刑罰,因為它會為最邪惡的罪帶來最的刑罰。另外,這些學者亦會訴諸「公平」的原則。在一個遊戲中,所有人都是平等的,而若有人要破壞遊戲的規則,並且損害到別人的利益,便應強迫他付出一些代價。社會的公道,社會的秩序才會得以維持。所以,有些罪是要以死刑來回報,否則便不足以維持法律上的公道和公平。

阻嚇主義
根據阻嚇說,刑罰目的只是為了減少罪案,於是任何可以減少罪案的刑罰都是正當的刑罰。阻嚇主義意為,嚴刑峻法的目的就是要使人覺得犯罪的代價太高,風險太大,從而失去犯罪的動機。刑罰並不是目的,而是手段,真正的目的,是要阻止其他人犯罪。而死刑,更是皇牌中的皇牌,在治安極差的地方,也只有殺一儆百,才能使社會維持秩序。

改造主義
改造主義是二十世紀才流行的學說。這個學說認為懲罰是要透過不同的方式去管教,從而達到使犯人改過的目的。當犯人改過,或人接受「教育」後,便會離惡行善。改造說更以醫學來比喻刑罰:犯人就是像病人,是在不受自己控制的情況下才會犯上罪行。若以死刑來懲罰,犯人便再沒有改過的機會。死刑只是逃避了罪的問題,並沒有將囚犯的社會環境因素考慮。所以,死刑是不合適的。
綜合以上的觀點,在二十世紀以先,大部分社會都是以報應主義或是阻嚇主義來作為判決的基礎。但自二十世紀人文主義的興起,並隨著個體的地位和價值在主流社會文化中不斷提高,改造主義才慢慢地得以興起。至於死刑本身應否使用,則更應遵從社會文化和各地區的慣例來執行。

我們的處境
在二十世紀,社會學上有一個重要的發展,就是對於權力,對於審判者的另類理解。長久以來,對於社會上的權力者,都有一種認同,甚至是認為他們完全是憑藉自己的才能踏上社會決策者的崗位。這有一部分的真相,但我們於二十一世紀的經歷卻不是這麼。權力塑造著了社會所需要的才能,甚至是甚麼的人才適合作為社會的決策者。同樣地,以同樣的邏輯,我們不再認為所有判官所下的判決都是正確的,因為正確本來便包含了一定的取向。在香港或是中國更是這樣,環顧一些接受死刑的國家,更多是沒有完整的司法制度。
根據這些環境的因素,我更認為死刑不應在二十一世紀被執行。致於聖經的觀點,只能說聖經贊同要報應一個人犯下的過錯,而不是像改造說中看人為被動的行動者,完全無辜地接受社會環境的改造。
回到開始的問題,死刑應否進行?基於聖經對死刑是否一個對於人犯罪的應值回報並沒有一種絕對的看法;而基於社會環境的所限,死刑更不應進行,而應以終身監禁代替。

參考書目:

司道生、顧希著。《國度倫理:在當世處境跟隨耶穌》紀榮智、吳國雄、梁偉業譯。香港:基道,2014。

香港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廢除死刑」。https://www.amnesty.org.hk/web/?p=9347(檢索於2016年1月12日)。

萊特。《基督教舊約倫理學-建構神學、社會與經濟的倫理三角》黃龍光譯。台灣:校園,2011。

羅秉祥。《黑白分明-基督教倫理縱橫談》。香港:宣道,2015。


Share Button
Copyright ©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All Rights Reserved. Frontier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