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善樂堂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倫理學第五課-安息日與生態_鮑諾禧導師

倫理學第五課-安息日與生態

鮑諾禧導師

引言:
在生態的保育的課題上,有學者曾提出一個原則,就是「安息日原則」。這個原則簡單來說就是因為創造時上帝曾經休息,所以人要模仿上帝讓土地/大自然休息。在這個簡單的邏輯背後,我們還要多問幾個問題:在創世的敘事中,究竟從何處看出上帝才是整個敘事的中心?另外,如果我們並不看工作(上帝在那六日的工作)為一種錯誤或是墜落後才需要做的事,那有甚麼原因需要休息呢?

聖經的敘事
創世記1:1-2:3節通常都被學者視為一個完整的段落。特別是二章一節更是呼應了創世記一章一節的句子,是表達要表達創造的完整與完成。所以,當我們要理解任何一個日子,包括安息日,都不能將它抽離整個敘事。所以,當理解安息日的意義時,一定要與創造的六日有關係,否則便不能理解整個段落。與當時以東文化不同,以色列人的創世觀念是一神的,是賦予秩序的,更是看整個受造更為美好的。任個一天都不能離開這些主題。
如果細心留意的話,第七日的敘事是完全不同於開始的六日。不論是在結構上(⋯⋯這是第一日;⋯⋯這是第二日),還是在形容當日的工作上(神說⋯⋯),第七日都與其餘的六日完全不同。以往曾有一些說法,就是說人類本身便是創造的高峰,是上帝的最高傑作,是上帝所親自祝福的(1:28)。但這種說法絕不合乎經文;第一,上帝同時祝福給一切「有生命的」; 第二,當然就是經文的結構指出,創造的高是上帝自己的安息,而絕非人類。
經過了六日的創造,到了第七日:2 到第七日,神造物的工已經完畢,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安息了。3 神賜福給第七日,定為聖日,因為在這日神歇了他一切創造的工,就安息了。第七日都同樣是被賜福的。聖經不同的章節中,被賜福都是因著其被上帝所親自揀選的特質。所以,安息本身都是被上帝所揀選的。另外,第七日更是聖潔的一日。聖潔的意思就是上帝的其中一種屬性,是屬於上帝的性質;不論人的參與與否,遵守與否,這第七日都是聖潔的。整本聖經中第一個成聖的東西,便是安息的第七日。上帝將聖潔的第七日加以描述,並強調當中的神聖和被賜福。所以,第七日,上帝的安息,才是這個創造的高峰。上帝才是主角,萬物都是因他而成的。人類只是被賦予了管治大地的責任,但整個自然的擁有者卻是上帝。
但正如上一次所提到,實在不適宜看第七日為現在的二十四小時,而這個創造中的第七日是否便完全等同於現在的主日呢?答案應該是否定的,但這個安息的原則卻絕對指引(indicate) 著以色列國出埃及時期的安息日。所以安息的第七日,是要提醒並引導整個創造回到上帝的敘事中。因著創造的高峰是上帝的休息,所以創造不是關於世界中的生命,也不是以人為中心,卻是以上帝為中心。

被指明為聖日的第七日
但上帝本身是否需要安息/休息呢?這個安息/休息又有甚麼意義?對於現代人來說,一個星期七天,而當中有一日是休息實在是一個正常不過的規律的行為。有其中一些學者認為,安息就是創造的完結,而作為有上帝形象的被造物,人生來便應要去模仿上帝這個休息的舉動。他們的論據主要是在第二章2-3節中。
兩節都有記載到「神造物的工」。當中的「工」字和人類所作的「工」字都是同一個字詞。我們會懷疑,究竟上帝的工與人的工有何相似的地方?當「工」這個字在這三節裡總共出現了三次,而且都是用來形容上帝創天造地的事蹟。思考上,人類其實並沒有任何的工作能與上帝自己的工作相比。那為什麼要用上「工」這個字呢?這些學者認為要回到人有上帝的形象這一關鍵,這個字的選用就是要提醒人都要學習上帝的安息,因為「神造物的工已經完畢,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必的工,安息了」。
這種說法雖然說明了安息日的起源,但卻依然是以人類為中心,好像上帝的安息就是要為人類作榜樣。有些學者更訴諸人類的本性:他們認為對人身體最好的工作方式便是要有間歇性的休息。離開是為了會來,休息卻是為了更多的工作。以人類和以工作為中心的進路卻放棄了作為「僕人君王」/「管家」的職份,因為他們都視休息為促進工作的輔助,而非重視休息本身。這些觀點都將大自然看為一種提供功能的輔助品。容讓大自然休息是因為他們未來能提供更多資源,亦能更長久地提供資源,但這不過還是以人類為中心,因為他們假設了大自然便是要服侍人類。
「安息」本身是有停止工作的意思。根據聖經的記載,以色列人應是在出埃及時代收集馬拿的時候才第一次學習到安息日(出16:22-30)。所以在創世記的記載就是要說明上帝從一開始已經定下了這日為聖日。而這是含有祝福的日子,更是聖潔的日子,的原因只是因為上帝要這個日子為聖。這個休息/安息是要強調在上帝的命令下,這一天成為了聖潔和被祝福的一日,是是要說明休息本身就是聖潔的,而且是被祝福的。
還有一點,就是:若要問為甚麼要有一天休息時,要記得是上帝在創造的第一天便按照自己的意思創造了時間。而在上帝創造出的這個時間中,是有特定的次序與時間。安息日,就像整個創造一樣,是要將秩序加諸於這個混亂的世界。從第一天開始,有晚上有早晨便已經是上帝的節奏,到最後的安息日,都是要人服從與遵守的節奏和秩序。上帝是創造的中心,而非人類,我們才要服從這個節奏。而亦因著上帝是主的關係,我們才更應要服從這個節奏。

在整個創造的敘事中,上帝才是中心。而安息日本身就是要提醒眾受造物,這個世界是屬於上帝的創造,要以上帝為中心。

以上帝為中心的生態倫理
以上帝為中心的方向就是反對以人為中心的效益主義,以及各種以生物為中心徹底平等主義。這個進路堅持上帝是價值的核心,而上帝的受造物(包括人類在內)只有在上帝所創造的秩序中才有價值。問題是:甚麼才是以上帝為中心?甚麼才是上帝所創造的秩序?
人與萬物都是被造物,都是被造於上帝並且倚賴於上帝。特別是在現代的社會,人類的科技越來越發達,大自然便好像應該完全服在人的腳底之下,為人類提供各種的資源,各種的功能。可是,在整個創造中,首要的目的卻是上帝的安息。所以,每當參考有關安息的敘事,上帝的安息將人的工作與人對自然的要求相對化。這種相對化是因著人並非自然被創造的目的,而否認了人能隨意剝奪自然的權利。
所以,安息日才需要休息,要讓地休息。猶太人將自然和自身都理解為上帝的創造時,其中一個表達的方式就是對安息日的慶祝(出20:8-11)。在這一天,所有的人類,包括孩子、僕人、動物甚至是附近的陌生人都要一起休息並讚頌他們存在的奇蹟。這個目的,便是要人觀看並驚訝於上帝的創造與萬物的存在,從而他們要忘卻以自我為出發點的目的和利益。這種忘記,這種遵守安息日其實就是生態倫理的一部份。我們作為一個教會群體,一起遵守安息的原則,便是為社會,為世界作見證。上帝是屬於上帝的,我們和自然的關係不過是互相的服侍。
所以,正如Dr. Calvin B. DeWitt提出,各地的政府要讓土地有充分的安息,要充分專重上帝所創造的大自然。而作為一個教會的群體,堅持在星期日或一星期中的其中一日完全忘卻我們自身的利益,而是觀看上帝的創造,並且歡慶其中,已經是我們其中一種最重要的行動。讓世人都看見到這個嚴守安息日的群體,作為世人的榜樣。

另外一個以上帝為中心的其中一個向度就是要以上帝對地的應許作為我們與生態的關係的藍本。以賽亞書六十五章17-25是一個終未完美的圖畫,更是上帝自己的新創造。而不要忘記,在以賽亞的事代,這是一個完全沒有可能發生的事情,更別說現代令人失望的人文發展。所以,生態上的倫理學不單是回頭看(創造)的倫理,而更是要向前看神新的創造。這兩個動力使我們對這個世界仍然有著盼望,而這種盼望會影響並改變現在的生活方式。而在這個終極的描述中,不只是人,還有其他的動物,甚至是整個的大自然都能從墜落中得到救贖。因為當我們維護和鞏固創造的秩序,我們就正指向上帝在未來的治理。而教會的群體,就像遵守安息日的目的一樣,是指示世界的指標,雖然上帝最終都會帶來和平,但這卻不是我們自我放棄的原因。

總結:
要總結兩部分的生態倫理,我們並沒有得出甚麼實際的行動結論,更沒有一個行動大綱的指引。從創世與終未的概念,人與世界的關係應該是和平的,是互相服侍的。現代人類看自然為一個可被剝奪的對象絕對是不合適,因著人與自然都是一樣,是屬於上帝的。有雙重的動力,人要積極地將人與大地本然的關係執行。


Share Button
Copyright ©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All Rights Reserved. Frontier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