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善樂堂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倫理學第一課_鮑諾禧導師

倫理學第一課

鮑諾禧導師

引論:

本文會嘗試探討倫理學的基礎,並為未來的九堂課定下一個簡單的基礎。

甚麼是倫理?每個人都需要做倫理上的決定嗎?人類每時每刻都需要做倫理上,道德上的決定。由起床,到睡覺;由出生到死亡,都不能免卻。更甚的,是當我們每天看新聞的時候,各式各樣的生活問題都會促使我們問:「在這種情況下,我該怎樣做?」「我該如做?」

對於基督徒,「倫理學是對於人應該如何依據聖經教導與基督教信仰來生活的研究。」然而倫理學本身帶著更廣泛的意涵。是「關乎品格之事」,而亞里斯強德認為ethos 意指「約定俗成」、「習慣」。1

傑克·格立曼(Jack Glickman) 形容「道德哲學」為「對於一個人該如何生活的種種問題所作的思考。例如,我們想知道甚麼行為是對的、甚麼行為是錯的;哪些活動與目標值得追求,哪些不值得費力氣;哪些行動與制度是公義的、好的、有價值的,和公義的時候,如何為其判斷作合理的解釋,而這些判斷又帶有甚麼意涵。我們也想知道以上種種問題之間的關聯性。這便是道德哲學的幾個主要議題。」2

而羅秉祥則以一個更簡單的方式來定義:「基督教倫理學是本於基督教信仰,它是反省基督徒行事為人該堅持的道德價值,並以基督教信仰來作道德判斷的立足點。」3那甚麼是本於基督教信仰呢?而以基督教信仰來作道德判斷的意思又是甚麼?這些衍生的問題,下文會嘗試解答。

基督教倫理的基礎:

聖經

是指成文的神聖啓示,即希伯來先知及早期基督教使徒的著作。(雖然有關基督徒聖經正典的考慮條件仍存有分歧,但大部分學者都會認同以上的詮釋)

傳統

為大多數早期教父及十六世紀改教者一致持守的信念

理性

是指邏輯,特別是互不相衝的原則,以防互相對立的命題獲得同等的肯定

經驗

多是人類的經驗,而非個人的經驗;特別指到信仰群體中的宗教經驗

倫理學既然是神學的分支,甚或是神學的另一面4,傳統上都會以「衛斯理四邊形論」來了解其來源/基礎,分別是:聖經、傳統、理性和經驗。56

這些來源在不同的宗派中有不同的位置,而且當中牽涉非常複雜的爭論,但唯一能肯定的,倫理的產生必定要同時有這四種基礎才算合宜7。那對實際的信徒生活又有甚麼意義呢?正常的基督徒都應該知道這四種來源。以下會提出兩種不同的學說,分別是:他律說與神律說8

他律說:以聖經為主的啓示

部分倫理學家認為神已啟示教導人如何生活;而人類的任務就是去聆聽、並遵守祂的吩咐。而這個學說之所以被稱為「他律說」是因著他們認為這些倫理學的標準,或是指引都存在於人(即道德主體)之外。

其中最為人熟悉的,是改教宗提出了唯獨聖經(sola Scriptura)的訴求,以抗衡當時的羅馬天主教。約翰·墨端(John Murray)作了以下的陳述:「在聖經的倫理中,我們關切聖經所宣告的行為常規、原則、與標準,藉以培養、引導、並調節出合神心意的思想、生命、與行為。」9那麼,怎樣應用這種原則呢?

其中一個普遍的看法,是神啟示以律法誡命的形式呈現給我們。10

這種主張稱之為律法論者。這批倫理學家將聖經看作一本為了規範人類行為而設計的律法書。11這種觀點為倫理學帶來了一個淺白的研究方法。最重要的,是他們認為倫理學,就是將聖經中對人類行為規範的啟示作系統性的整理。這種倫理的觀念十分流行,普遍基督徒都是以特定的經文來解釋自已身處的處境。他們渴望聖經的教導與吩咐能為他們尋找出路。

當然不同於律法主義,這些倫理學家都極力避免兩種陷阱。第一是誤將順從律法視為得救之道、或是蠃得神歡心的途徑。12這些倫理學家不認為人能憑藉持守律法便能得救,而是因為人要追求聖潔的生活。聖經中的律例便是要使引導人追求聖潔的生活。第二,將所有的聖律法看作同等。13所以這些倫理學家主張要分辦出律法中專為以色列先民設立的部分、以及適用於所有人類的誡命。當中最為常見的便是分開以色列民族性與儀式性的律法,例如普珥節、逾越節等等的節期;相反,一些道德性的法律例如十誡等等便應保存。這種方法的好處是能提醒人,聖經中的某些律法並非可有可無的選擇。14

可是,作為倫理學的研究方法,這種方法卻面臨一個重要的問題。

聖經的確是回應了一部分的問題,例如殺人,偷竊等等;但是有一些場境是聖經基於時代所限而沒有直接提及的,例如同居、現代和平議題等,基督徒應該怎樣處理這些日常生活的問題?

為了尋找出路,他律說的學者提出了一種些微不同的說法:他們視聖經為一本原則書。以聖經為原則,而非特定律法,作為倫理生活的首要資源。他們視聖經為藉特定的背景來表達出更深層的普遍道德律。不單是律法典章,更是藉著其他經文中表現出來。所以,這批學者就是要從聖經的啟示中抽出普遍性的原則,並以類比的原則應用在現今的處境中。

批判:

這一種方法有一種假設:就是假定了神聖啟示是為一種客觀的既存真理。啟示「就在那裡」-它就是藏在聖經當中-等待我們去明白,去實踐。而我們所要的,是一個合宜的方法,幫助我們找出聖經的真理原則,並將它運用在生活的情境中。15葛倫斯認為:「這種假設並未能捕捉到神自我揭露的真正目的,也就是聖經啟示的首要功能。」16而相對的,葛倫斯則提出了一個另類的議程:

神的心意是讓我們與祂自己建立關係,並進而與他人及一切神的創造彼此相交。而聖經中的律法發道德原則,則是為了達到這個核心目標而設立-它們之所以存在是為了造就團契,也就是社群。他律取向以客觀律作為倫理生活的依歸,在人類對神的回應上產生了誤導。17

這種看法絕對不是要除去律法與原則在基督教倫理中的重要地位,而是指出聖經的要求不是追隨一種客觀存在的原則和律法,而是要人真摯的回應上帝-要求一種不斷更新的關係18。而這種關係將引導我們順服,所以我們更應從與神的關係來理解倫理這一課題。

神律說:聖經與聖靈並重

另外一批倫理學家所看重的,是:人類共有的道德制約感提醒我們,人無時無刻站在神的面前。19這命題的意思是要強調神律說以「關係中的人」作為出發點。他們認為人時常都是在上帝的面前,並且上帝已經揀選我們進入與祂的「約」的關係。所以,倫理生活是「關係中的生活」。而倫理思考的目標,則是:依據聖經啟示神在我們各種關係中的旨意-特別是我們作為神的誓約夥伴這一份關係-來明辦關係中的我們,在各種生活情境中所當行之事。20

以同樣的邏輯思維來推斷,「關係中的人」的這份覺知,更使人明白信仰群體的重要性。不像「他律說」中假定了聖經乃是為指引個人而寫的,神律說看倫理為一種關係,一種群體的生活。不單單是要活出倫理的生活,而是要在生命各種關係中映照出神自已的關係性格。21葛倫斯認為神律倫理所得出的結論就是:神聖啟示的目標在於使的們進入與上帝、與他人、與一切受造物的關係之中⋯⋯律法扮演著劃定界線的角色,在它的版圖之內,聖靈運行帶來聖潔的關係。」22

所以,聖經不再只是一篇又一篇的律例原則,而是上帝自己的敘事,訴說上帝是誰、受造的又是誰、以及上帝帶領受造物的最終方向。而要明白這種「關係中的人」,除了以人的普遍經驗和自覺之外,更是在聖經的脈絡主題當中。(若要深入了解這個主題,可參考《國度倫理》,或是McClendon, Systematic Theology Volume 1: Ethics, 2002

直到這裡,正如葛倫斯所指出,我們不應再將焦點放在對或錯的決定上,而是問另一個問題:甚麼才是道德的,或合乎倫理的品格?既然踐行和群體能重塑品格23,那甚麼才是好的群體?

整全的品格倫理:

一個整全的品格倫理,根據《國度倫理》一書中,司道德以聖經為倫理學的重要權威和基礎。縱然不應,亦不能否認上帝能以其他的方式,諸如經驗或或理性向人類說話,但聖經與其他的來源是不盡相同的。按司道德與顧希的理解,品格倫理學採取了「唯獨聖經」的立場是基於兩個原因:一,聖經不像其他來源,能有一定程度的客觀性與共同基礎;二,信徒藉著那受神聖吹氣的聖經(divinely breathed Scripture)的教導,與基督相遇。24所以,聖經應是判斷一切的「終審庭」。25

基於這種以聖經為最終權威的特性,品格倫理特別將耶穌登山寶訓的教導(馬太福音5)看成是妥拉及先知書一系列的解釋,及其延續的權威。26當中耶穌先知式的框架27,就是要關注那從心流露出來的品行。28

那有甚麼是道德的品格呢?司道德與顧希認為,我們應從耶穌在登山寶訓中的教導入手。在登山寶訓中,耶穌所教授的,是人所應具備的質素,即德性。29當對應著保羅的教導,定義德性會出現一種猶豫不定的感覺。

耶穌的八福

保羅所說的德性

虛心

謙卑發溫柔

公義

憐恤

恩慈、憐憫、愛心、寬恕

清心

清潔或良善

使人和睦

和平、包容、合一、忍耐

為了正義和耶穌而受逼迫

恆忍

(有福了)

喜樂

30

但普遍倫理學家都認同不同的社群所需要的德性也不同,亦沒有一張單一的清單。司道德與顧希則提供了四個向度31

1.理性的推論方式

-這種理性推論是帶著並藉著整全的品格來進行的,而整全的品格則包含德性

-這種方式是要使品格帶有一致性

2.熱情/忠心

-德性的一個目標,就是隨年日而給熱情賦予一種動態的,具習慣性的堅定不移

-對人,對習慣,對群體,對上帝的忠心,才能塑造品格

3.看事情的方式

-人的經驗

-關於接收整全的信息

4.基本確信

-相信人是在一幅更宏大的敘事中

-這齣更宏大的人生戲劇便是「上帝掌權」而上帝掌權則以拯救、正義、和平、喜樂和上帝的臨在為特點

-一套有凝聚力的信念,推動群體解釋現實,並定義何謂美好人生

32

總結:

直到現時為止,都是一些概念性,並抽象的命題。但當中有一點是非常清楚。倫理,在品格倫理的理論當中,不是對與錯的決定,而是要成為一個怎樣的人。當然這並不代表要除去一直以的原則與規範,而是要明白品格的優先性。甚至有部分倫理學家更倡議具體的規則,因規則能做踐行更加明確。為的,是要補償一直以來倫理學對友情,社群等塑造品格的議程的輕看。當進入下一課,進到例子的應用時,大家會更明白。

參考書目:

司道生、顧希著。《國度倫理:在當世處境跟隨耶穌》紀榮智、吳國雄、梁偉業譯。香港:基道,2014

奧爾森著。《統一與多元的基督教信仰》李金好譯。香港:基道,2006

葛倫斯著。《基督教倫理學導論》江淑敏譯。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2004

羅秉祥著。《公理婆理話倫理》。香港:天道,2002


1葛倫斯著,《基督教倫理學導論》江淑敏譯,(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2004)22

2 同上註,23

3 羅秉祥著,《公理婆理話倫理》,(香港:天道,2002)4

4 巴特甚至認為:「神學倫理學就是教義學,它不是獨立出來的另一門學科。」 Karl Barth, Church Dogmatics, ed. G. W. Bromiley and T. F. Torrance, trans. A. T. Mackay et al. (Edinburgh: T& T Clark, 1961), 3/4:4.

5奧爾森著,《統一與多元的基督教信仰》李金好譯,(香港:基道,2006)44

6 同上註,44-45

7 同上註,55

8 本部分主要參考基督教倫理學導論一書,第七章,P.275-313

9葛倫斯著,《基督教倫理學導論》江淑敏譯,(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2004)277

10 同上註,277

11 同上註,277

12 同上註,277

13 同上註,278

14 同上註,278

15 同上註,279

16 同上註,279

17 同上註,279

18 這種更新的關係充滿在新舊約聖經當中。神所喜悅的,是比律法明定的獻祭更深的東西。彌迦書六章八節有一個發人深省的結論:「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同行,是一種關係,而這種不斷更新的關係才是葛倫斯所認為的神學基礎。

19 同上註,284

20 同上註,285

21 同上註,285

22同上註,288

23司道生、顧希著,《國度倫理:在當世處境跟隨耶穌》紀榮智、吳國雄、梁偉業譯,(香港:基道,2014)64

24 同上註,114

25 同上註,115

26 同上註,123

27是指耶穌解釋聖經的方式是要令人更重視道德,而非重視希伯來聖經的宗教膜拜禮儀面向。

28 同上註,123

29 同上註,26

30 同上註,51

31 同上註,67

32 同上註,69-81


Share Button
Copyright ©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All Rights Reserved. Frontier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