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善樂堂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第十課:山上山下兩相映(民數記_廿二1-廿五18)_顏志良傳道

第十課:山上山下兩相映(廿二1-廿五18)

顏志良傳道

1 巴勒禮聘巴蘭(廿二 2-21)
甲、禮聘的原因(2-6)
巴勒懼怕也不是沒有理由的。若果曾經打敗過摩押的亞摩利人(廿一 26)也敵不過以色列人,則摩押王擔心勝不過以色列就一點都不出奇了。「因為以色列人心內憂急」這短句除了在此出現,在出埃及記一章12節,指埃及人因為以色列人而「愁煩」,其原因同樣地是因為以色列的人數眾多。
巴勒信任巴蘭的能力,祝福與咒詛正好是這巴蘭事件核心所關注的。在近東文化中,以咒詛來攻擊敵人是普遍的做法。所以,若能夠掌握如何施行咒詛的竅門,就有把握爭戰敵人。從巴勒打算作出的邀請,已反映巴蘭有這方面的能力是列國所知的。聖經中也有提及咒詛,其中包括上帝咒詛不遵命的以色列人,叫他們被敵人打敗(申廿八15)。巴勒所期望的很可能就是這類的咒詛。

乙、第一次禮聘(7-14)
上主來到巴蘭處與他談話,這是經文記載上主第一次與巴蘭講話。祂首先問的問題,似是無意義的問題(9節),因為祂肯定知道答案。所以,這提問並非為給上主自己得到答案,而是為到被提問的人。上主提問目的,是提醒巴蘭是否會接受他們的邀請,會否為個人的好處,聽從他們的召喚。對巴蘭來說,上主的提問真的可能表示祂不知道實情,以致巴蘭交代巴勒的話時有所保留。巴蘭轉述巴勒的話時,明顯略去兩點:(1)以色列民只是與摩押「對居」;(2)巴勒對巴蘭的評價。

丙、第二次禮聘(15-21)
「極大的尊榮」,即極大的酬勞(「你向我要甚麼,我就給你甚麼」),這是一張任由巴蘭上金額銀碼的支票。這點是在第一次邀請中沒有出現的,這可能對巴蘭有特別的影響。
這次巴蘭的回應與第一次時相似,但有兩點不同之處。第一,這裡用負面方式表達,而第8節則用正面方式表達;第二,第8節的遵命只限於回應使臣的邀請,而這裡將這個遵命擴展到其他方面。然而,巴蘭的回應,態度實在令人懷疑,尤其他接著沒有請使臣離開,而是請他們留宿一宵。

2 巴蘭行程受阻(廿二 22-35)
甲、驢 3 次躲開耶和華的使者(22-27)
在這 3 段行程中,巴蘭走的路愈來愈窄,驢可以躲開的行動空間愈來愈少,情況愈見危險,巴蘭的情緒愈見激烈。這段落似是指出雖然巴蘭是一個可以從上帝接受信息的人,或者是一個神明的代言人,是在這方面有國際名聲的人,但卻比他所騎的驢更看不清楚屬靈的事物!在他未施咒詛傷害以色列人之前,他自己竟然先被母驢弄傷了!

乙、上帝開驢的口與巴蘭說話(28-30)
這對話着意指出上主可以令母驢開口講話,而當牠開口說話時,這個有名的巴蘭竟然也說不過㸱。這裡指出,重要的是那個使驢開口的上主。這既指出上主有能力按制一切,同時亦指出巴蘭的屬靈洞見是有限的,因為這個警告要用刀殺死驢子的人,竟然連自己將要給使者殺死都看不見。

丙、上帝開巴蘭的眼看見使者(31-35)
當巴蘭承認他可能錯誤理解驢的行動時,上主便使他「眼目明亮」(原文意思是揭開遮蓋他眼目之物)。他即時的反應是「低頭俯伏在地」,這是身分較低下的向身分較高級的表示敬意的方式。天使先問巴蘭為何 3 次打自己的驢,其實是要巴蘭發現自己的行動是出於對現實的不理解。

3 巴勒接見巴蘭(廿二 36-40)
雖然面對摩押王巴勒的熱情款待,但經過遇見天使的事件後,巴蘭強調他沒有能力去說任何話,正如他曾宣稱自己不能「越過耶和華的口」,現在他則正面說明上主「將甚麼話傳給」(原文是「放在他口中的話」)他,他就只能說甚麼,這個表達更強烈指出他所說的是上主的話。(35節)
4 巴蘭 7 段講話(廿二 41 - 廿四 24)
甲、第一段講話(廿二 41 - 廿三 12)
巴蘭的講話自然引來巴勒的不滿。巴勒請巴蘭來目的是去咒詛他的仇敵以色列人,但巴蘭竟然為他們祝福(廿三11)。面對巴勒的不滿,巴蘭重申耶和華所放在他口中的話,他必定要守著(12節)。巴蘭表示他受到制,只能說這些放在他口中的話語。

乙、第二段講話(廿三 13 - 26)
巴勒再帶巴蘭去另外一個地方。巴勒選擇這個地方,目的是從這個地方,巴蘭可以看見以色列「邊界上的人」,但卻不能看見所有人。原本巴勒期望當巴蘭能夠看到所有以色列人,他的咒詛就會更為全面。但當他的期望落空後,他就調校他的做法,認為若巴蘭只看見少數以色列人,巴蘭就能咒詛以色列人。所以,巴勒邀請巴蘭「在那裡」為他咒詛以色列人。這個地方就是瑣腓田,在毗斯迦山頂。以色列人曾在毗斯迦山停留(廿一 20),但瑣腓田的確實位置則不詳。

丙、第三段講話(廿三 27 -廿四 13)
巴勒作最後一次嘗試。他提議將巴蘭帶到另外一處,並說「或者神喜歡你在那裡為我咒詛他們。」(廿三27)他用了「或者」一詞表示他的講話已沒有以往般肯定,言語間暗了巴勒終於認上主的能力。
巴蘭第三次請巴勒築了七座壇,苷在各壇上獻上一頭公牛及公羊(廿三29-30)。這次巴蘭得到話語的方式與過去兩次不同。這段經文有 3 點特別之處:

1. 經文先講述巴蘭自已的觀察結果,就是耶和華看祝福以色列人為好的。(廿四 1上)
2. 巴蘭沒有叫巴勒站在燔祭旁而自已獨自走去與神相遇,如以往兩次那樣。但經文強調他「不像前兩次去求法術」(1節上),而是「面向曠野」(1節下)。原本巴勒帶巴蘭上毗珥山是下望「荒野之地」,但巴蘭則改為看著「曠野」。所以,他相反地看以色列人「照支派居住」(2節上),意思是以色列按著支派安營預備行軍(廿三 9)。
3. 巴蘭接受上主話語的方式不同以往兩次。這次是「神的靈就臨到他身上」(廿四 2 下)。

丁、其餘的講話(廿四 14-24)
這裡共有四段:(1)論以色列、摩押、以東(15-19);(2)論亞瑪力(20);(3)論基尼(21-22);(4)論亞述及希伯(23-24)。

6 巴力.毗珥事件(廿五 1-19)
巴蘭事件之後,經文再次記載以色列人的行事。這章經文與巴蘭故事有相關的地方。首先,兩段經文都是與摩押及米甸人針對以色列人有關。在巴蘭記載中,米甸的參與遠比摩押為少,但在這段經文中,米甸的角色就較重。其次,雖然這章經文沒有提及巴蘭這名字,但後來當重提這事情時,便指出這是出於巴蘭的詭計(卅一8、16)。所以,雖然巴蘭沒有如巴勒所盼望去咒詛以色列人,但巴蘭卻有教路,用另外的方法使以色列人陷在罪中,使他們們被耶和華刑罰。這章內容還有一個特別的地方,就是記載著第一代人最後的事跡。第二十六章數點人數時清楚指出再沒有第一代人存留了。所以,這裡發生的事可以說是為第一代人作了最後的註腳,說明他們是何等的人。

甲、問題:與巴力.毗珥連合(1-3a)
「住」表示以色列人已經停留在那裡一段時間。「什亭」(原文有定冠詞,意是「那皂莢樹」。這地方可能與卅三章49節的「亞伯.什亭」相同。它處摩押平原,約在耶利哥東面偏東16公里。約書亞也是在這裡差探子進地(書二1、三1)。犯姦淫後,這些女子邀請以色列人「一同給她們的神獻祭」(2節),意思不是叫以色列人與他們一起獻祭,而是參與她們獻祭後的宴會,一同分享獻牲。結果就是以色列人「跪拜她們的神」,這個神稱為巴力.毗珥。在此諷刺的是以色列人在敬拜這巴力的所在地毗珥,正是巴蘭宣講他第三個講話的地方(廿三 28)!以色列人和巴力.毗珥「連合」(5節),意思就是指與這神明結成緊密的一隊。所以,這同時表示他們離棄了上主。

乙、上主的回應(3b-4)
這些以色列人的行動使耶和華向以色列人發怒(3節下)。於是,祂吩咐摩西帶來「百姓中所有的族長」在耶和華面前「對著日頭懸掛」。刑罰所有領袖是因為他們需為百姓所作的負責。「對著日頭」的意思是公開地進行(參:撒下十二 12),目的當然是強調這事件的嚴重程度。

丙、摩西的回應(5)
聽過上主的命令後,摩西就吩咐「以色列㿝審判官」從他們各人管理之下的犯事者,就是那些與巴力.毗珥連合的人殺死(5節)。這些審判官很可能是摩西在他的岳父建議下設立作管理百姓的(出十八13-26)。這吩咐較上主說的命令溫和,也較實際可行。然而,不論是上主的,或是摩西的命令,都尚未執行。這似乎指出以色列會眾從領袖到百姓都在一片混亂之中,沒大人知道該如何做,也沒有人真正發動任何行動。

丁、非尼哈的回應(6-8a)
正當全會眾在哭泣時,有一個以色列人當著摩西及以色列全會眾面前,將一個米甸女子帶到他的族人那裡去(6節)。這行動背後的動機不明,他可能是向他的族人介紹這位女子以作他的妻。以色列人與摩押女子行淫,然後敬拜她們的神明,再與她們通婚似乎是很自然的事。然而,當全以色列上下都為接罰而哭泣,這個以色列人竟然對此毫不關心,且「當他們面前」,表示大膽到公開地這女子到會幕附近的地方。
當時,以利亞撒已經是大祭司,不能接觸死屍,所以這行動就只能由他的兒子非尼哈去承擔。

戊、問題的解決(8b-9)
非尼哈這行動並不是出自個人,而是背負著祭司和利未人的擔子,要保持聖所的神聖。此外,重要的是這個行動帶來的結果,就是「在以色列人中瘟疫就止息了」(8節下)。得留意是「瘟疫就止息」這短語在民數記只出現 3 次(另在十六 18、50)。十六章指出瘟疫停是因為亞倫所作的贖罪行動,那麼,這裡很可能是指出非尼哈所作的也就是這樣的同一個行動,也是上主所悅納的贖罪行動。事實上,上主後來亦指出非尼哈的行動是「為以色列人贖罪」(13節)。從上主的命令,到摩西的吩咐,及至非尼哈的行動,所針對的對象遞次減少,先是所有首領,後到犯罪的群眾,最後是一個犯事的以色列首領(14節)。所以,非尼哈所殺的人可以說是上主及摩西所吩咐的結合體。這是上主所悅納為代贖的行為(13節)。

7 非尼哈之約(10-13)
「忌邪」的意思,是指因為自己關心的人所作的事,而產生一種強烈的情緒。從正面看,可翻譯「發熱心」(賽卅七 32);若從負面看,就理解為「嫉妒」(結卅五 11),民數記應指後者的意思。耶和華因為祂所關心的以色列人與外邦神明連合,以致「嫉妒」,故祂要將以色列人除滅。但非尼哈有上主這種「嫉妒」的心,以致他出手殺死犯事者。這樣,上主的怒氣就離開以色列人,不去除滅他們。因此,上主就將「平平的約」賜給他(12節)。這「平安之約」是上主單方面賜給非尼哈的。這約就是「永遠當祭司職任的約」(13節上),意即非尼哈及他的後裔可以永遠為祭司,可能是指作大祭司。

》信仰反省
民數記二十五章一個很強烈的信息:人是軟弱的。40年過去了,第一代以色列人仍是老樣子。也許,人就是這樣。無論一個人在他的人生歷程中,經驗過多少次上主的恩典,人的本性卻依然是犯罪離棄上主。當然,在這過程中,人會認罪悔改。不過,是否這是膚淺的悔罪?抑或是人的本性本來就是那麼不可抗拒犯罪,以致人從歲首到年終,有的都不是感恩,而是罪上加罪。當上主正在祝福人之時,人卻可以用犯罪以回報上主的恩典。這就是人了!
罪就是這樣吸引著人,敬拜別神尤其吸引嗎?是的,敬拜別神最大吸引之處是能夠即時滿足人種種肉體上的渴求,包括性的渴求及口腹的渴求。若敬拜這些神明能明正言順地使這些渴求得著滿足,那麼,還有比這更好的事情嗎?不少人認為真正的信仰是讓人得到解放,從一切的拘束中釋放出來,得著真正的自由。然而,這只不過是人尋找藉口去放縱自己而已。真正的信仰必定有所為及有所不為。有所為是因為上主的意思是如此,有所不為是因為人願意為上主放下從其中而得的滿足感。
執行紀律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執行者容易被人指控是第一個拿起石頭的人,是一個自義的人。無可否認,教會歷史中也有人以執行紀律的名義排除異己。然而,非尼哈所代表的並不是他自己個人對犯事者不滿而執行私刑,而是甚基於上主對人的要求,這正顯示在十誡中的第一誡。執行紀律從來就是吃力不討好的丌作。執行紀律者要知道上主的恩典可以去到哪一個地步,然後就要讓位予公義。然而,若沒有人執行紀律,人就愈加容易放肆,因此受害的人也就愈多。由等候領袖執行紀律到真正有人起來這樣做的期間,有 24,000 人因此而死。從這個角度來看,罪從來就不只是一個「個人」的問題。一個人犯罪,所影響的不單是他自己或受害者,也包括他們的家及朋友,甚至是他們所認識的人。


Share Button
Copyright ©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All Rights Reserved. Frontier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