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善樂堂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第十二課:回顧與叮嚀(民數記_卅三 1 - 卅六 13)_顏志良傳道

第十二課:回顧與叮嚀(卅三 1 - 卅六 13

顏志良傳道

一、回顧:過去行程的記錄(卅三 149

這段經文回顧以色列人從埃及的蘭塞出發到摩押平原為止所走的路程。這回顧除了包括他們所曾經停留的地點外,還記載了一些在個別地點發生的事情。這裡共記載了 42 個地方。一些曾經出現過在民數記,另一些則沒有出現在這個清單上。

相反,有18個地方,卻從來沒有出現在聖經其他地方。所以,這張地點的清單應該沒有把所有走過的地方都記錄下來,而是有選擇性的。

 

1. 引言(14

這個引言接著指出這段記錄的作者是摩西,是他按著上主的吩咐下來的,所寫下來的,所寫下來的就是這些行程的「出發地」(呂振中譯本)。所以,所記錄的只有出發地點而沒有出發日期(除第38節),也沒有點與點之間的距離(除第8節)。整卷民數記只有這裡清楚指出摩西將一些事情「記載」下來(參:出十七 14;申卅一 19)。

 

2. 行程記錄(549

這個行程記錄代表著以色列人對他們過去四十年人生的回顧:究竟我們走過哪些路呢?

1)一個得恩典勝過困難的人生。這行程得以開始是出自上帝的恩典。若沒有上帝,人能夠昂然無懼離開埃及,有新的人生嗎?

2)一個違命及遵命的人生。有時人會像亞倫般違背上帝的命令,並永遠背負著違命的後果。但也有可以像以色列人般遵命,以致可以打得勝敵人。

3)一個平凡中有上帝保守的人生。這記錄中不少地點都沒有被記錄,只有中一站出發,安營在下一站。當中好像乏善可陳,也乏惡可記,平凡得像白開水般無味。人生中大多數時間都是這樣,每日總是幹著類似的事情。然而,若沒有上帝的保守,人能在平凡中得著穩妥安全嗎?得享平凡,難道不是出於上帝的照管嗎?因此,這行程得以平凡地繼續下去,也就是出於上帝的保守了。

4)這是一個怎樣的人生?回想過去四十年,以色列雖然終於來到摩押平原,但他們是怎樣走到目前的這個地步呢?四十年的光陰白費了嗎?可以不是這樣走嗎?原來能只是需要一個月的時間,現在卻用上了四十年,這值得嗎?人可以因著種種原因,令自己花了不少光陰,走了不少冤枉路,繞了不少圈子。感情路上、事業成就上、屬靈體會上,也是如此。路是走過了,但到了目的地嗎?重要的是若已經到了目的地,就要展望下一站,想想可以再怎樣走下去了。

 

二、展望:迦南居住之條例(卅三 40- 卅六 12

1. 趕走迦南居民(卅三 5058

這段經文指出當以色列人過約旦河到迦南地時,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趕走迦南人,以破壞他們的宗教敬拜對象及地方。這是處理土地分配前的必然條件。

這裡提出的是一個警告,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咒詛。若果以色列人不趕出迦南人,則在宗教上,迦南人會誘使以色列人敬拜別神;在政治上,他們會攻擊以色列人,不但如此,上帝自會對以色列人施行報應,使他們不能擁有迦南地。這意思就是縱然他們進入了這地,他們終必會被趕離這地,不得承受這地為業。

 

2. 地的四面界限(卅四 112

若以色列人要按著提及的原則分配土地,則除了要將迦南人完全趕出去外,也得定下這地的界限。這段經文就是說明這一點。聖經中有時簡單地以「從但到別是巴」或「從別是巴到但」去形容以色列地的界限,但亦有較為詳細的形容(參:書十五 1- 十九 51;結四十七 1320)。

經文以南、西、北、東的次序定界,最後以「這四圍的邊界以內,要作你們的地」去總結這個地界的描述。

 

3. 㨂選分地之人(卅四 1329

當地四面的界限確定後,接著關注的是分地的問題。這段經文的主要內容,是處理分地給誰人及由誰人去分地這兩個課題。

 

這分地名單沒有呂便和迦得支派,但同時也沒有特別註明瑪拿西只是半個支派。在這些領袖中,只有迦勒曾經在民數記中出現,其他領袖的名字中有部份可見於聖經其他書卷(如基母利;參創廿二 21),有部份則只出現在民數記1(如比大黑),因為他們都是第二代以色列人的首領。

這個排列次序基本上是依從各支派後來在迦南地從南到北得地的位置。猶大、西緬、便雅憫及但是在南面。這裡先提及猶大,可能表示猶大的特殊位置,而面緬部分的地是在猶大中間(書十九19)。在約書亞記中,只提及迦勒的名字(書十四 615),其他九位領袖的名字全都沒有再出現。最後,這段經文重申上列領袖是由上主所指定的,目的是要在迦南地為以色列人分地(卅四 29)。

 

4. 利未人的城鎮(卅五 18

由於利未人不能如其他以色列人般,得以承受迦南地土(或河東之地)為業,所以有需要另外為他們安排住處。這段經文就是說明這點。民數記有一個特色,當處理以色列支派及利未支派的事,往往先提及十二支派,然後才到利未支派,這裡也如是。

上主安排利未人散住在十二支派所得的土地之中,這做法有很明顯的神學意義。在曠野行程中,上主透過會幕住在以色列人中間,與他們同行。進入迦南地後,上主的同在當然仍然可見於會幕(及後來的聖殿)中。不過,上主的同在並不只集中在會幕中,也藉著利未人散居在以色列人中間,反映上主住在他們中間。經文展示出上主的同在可以有不同的表達方式,既可以較為集中地透過在一個固定地點(聖所),也可以較為分散地透過人(利未人),呈現出來。所以,表達上主同在的形式可以是集中在一處,也可以是透過分散在各處的利未人。

既是如上,則縱然利未人散居在迦南全地,他們仍要持守著他們的身分,以致其他人可以透過他們看見上主的同在。因著這身分,利未人只有居住及放牧的地方,不像其他支派般可以擁有產業,因為惟有上主才是他們的產業。這樣的生活模式或信念,亦同時成為我們的提醒:基督徒如何與其他人不同?如何在與自己不同的人中間展示上主的同在呢?甚麼才是我們的產業?是地上的財產?還是上主自己呢?

 

5. 有關逃城之例(卅五 934

上述有關利未人的城鎮的吩咐中,已經提及有六座是逃城,讓誤殺人者可以逃到那裡(6節)。本段經文將這點的內容更詳細說明出來。從整部分有關在迦南居住之例的經文出發,有關逃城之例可以說是關於以色列人中部分特別人物(即誤殺者)的居住之例,同時也關注到以色列人要如何保持迦南地土的潔淨。這段經文主要內容是逃城的設立及功用,其中用了較長的篇幅去界定甚麼是誤殺,及說明仲裁的程序。

 

我們可以總結以下各點:

i)殺人者需要受到審理,其家人朋友不受影響。

ii)執行審理仲裁殺人者的是會眾(的代表),而不是死者的家屬。

iii)被裁定為謀殺人者會被治死,主要是透過報血仇者的手。

iv)被裁定為誤殺者須住在庇護城中,直到大祭司離世後,才可歸回自己的產業。

若他在期間離城,則報血仇者可將他殺死。

v)無論是謀殺或誤殺,均不能贖價取代殺人者當受的制裁。

vi)庇護城的功用有二:供殺人者逃到此處等候審訊;供裁定是誤殺人者居住於此。

vii)這些庇護城是供利未人居住之處,所以利未人似有責任收留誤殺人者。

viii)上主住在地上中間,也在以色列人中間,所以人不得流人血玷污地上。

 

6. 承繼產業之例(卅六 112

這段經文沒有如上文數段經文般,以「耶和華曉諭摩西」作為開始,而是以瑪拿西支派的幾個領袖向摩西提出查門引入內容。經文建基在西羅非哈的女兒可以承繼產業的定案之上(廿七章),引申到如何可以持守整個瑪拿西支派及其他各個支派所得的產業。

這段經文的重點似是指出每個支派作為一個單元,都要保持他們所分配得到的產業,不過要達成這的,就要規限承受產業的女子的婚嫁對象。這些對象不單是要在同一個支派中,甚至需要在與她們父親的同一個宗族中。這段經文再次強調第二代人是遵命的,因而表示這代人是有希望的。此外,回應民數記開始時說明各支派無論在安營或是起行,都有他們的位置,這段同樣也強調秩序的重要性,就是各支派需要保持他們所承受的地土,維持分配迦南土地後各支派所在的位置。不過,不同的是,民數記開始時所談到的秩序,是在曠野行程中出現,是當下的這裡提及的秩序卻是在將來才出現。

 

三、全書結語(卅六 13

廿二章1節次記載以色列人在約旦河東面(廿六 363;卅一 12;卅三 50;卅五 1),耶利哥對面安營。到了卅六章13節,經文再次提及這個地方,並指出上主就是在這裡藉摩西吩咐以色列人這些「命令典章」。所以,這些「命令典章」所指的,應該是從廿五章1節至卅六章12節中所提及的內容。這些內容都是與第二代人要進入迦南地的事情有關,包括設立新的領袖帶領他們,兩個半支派在河東得地,在迦南地獻祭,分配迦南地,以及其他與居住在迦南地有關的律例。這些律例既是以色列人要守的「命令典章」,也是上帝持續對他們的應許。因此,這節經文以一個前瞻性、正面及開放的角度去結束這書卷。


Share Button
Copyright ©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All Rights Reserved. Frontier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