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善樂堂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善樂好書推介:《祈禱出來的能力》

善樂好書推介:《祈禱出來的能力》
勞漢傑
15-06-2017

 

今次跟大家推介一本靈修經典,邦茲著,滕近輝譯的《祈禱出來的能力》。此書是新教論祈禱的代表作之一,對信徒的靈修生活幫助很大,讓人更了解祈禱的意義,更愛上祈禱。

  我從潘霍華的《追隨基督》一書中初次明白祈禱的本質:「人們禱告的時候,就已經不知有己,祗知有他們所求的神了。」(頁148)原來祈禱就是最謙卑的體現,不憑一己血氣、能力解決問題,而完全將主權交主手中。這個深刻的理解幫助我了解邦茲論及祈禱的話:「祈禱是一種使人自卑的工作,它低看了智力,否定了驕傲,釘死了虛榮,標明了我們屬靈的破產;這一切都是血氣所難以忍受的。不祈禱是易事,忍受祈禱上的這些要求是難事。」(頁46)由此可見,祈禱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的本質就是基督信仰的核心:相信基督的人,就如洗禮時所宣告的,將生命的主權交給基督,以基督為我們生命的主。無怪乎,邦茲在書的結尾如此說:「救恩決不能進入一顆不祈禱的心內。聖靈永不居住在一顆不祈禱的心中。講道不能使一個不祈禱的人獲益。基督不認識不祈禱的信徒。福音不能被一個不祈禱的傳道人所傳出。」(頁116)我們由此可見此書的份量。

既然祈禱如此重要,邦茲就在書中很具體地教授如何過祈禱生活。他建議我們每日抽一段長時間來祈禱親近主,而不要草草了事:「等候、久留和竭力,在與神相交上是很重要的條件。匆忙,無論在甚麼事上都是不宜而有損的,尤其在與神相交上,其損害的程度達到驚人的地步。」(頁122)然而,他不是說以時間來決定祈禱的價值,而是當我們信靠主,自然深感多多獨自與神同在的必要。(頁56-57)而且邦茲建議我們抽清晨時段來祈禱,這是我也有體驗的。有一次我跟大專團契查經時,被問及如何去親近神,我回答,天天在早上睜開眼的一刻即祈禱將自己置於上主的照管中。對此,邦茲的解說令我很難忘:「那些將清晨新鮮的好時光,消費於其他事務的人,他們一整天在尋求神上就難有進展。如果神在我們早晨的思想與努力中不佔第一位,那末在其餘的時間中,衪就佔末位……尋求神的願望,如果在一日的開始,就遠落在撒但與世界的背後,那麼接着整日就不要妄想可以再趕上來。」(頁68, 69)這教我要在晨禱上更努力。

以上是我將此書對信徒說的內容抽出來,其實此書更首先對傳道人說話,將傳道與祈禱的職事緊密連結。「我們要專注於祈禱和傳道的事奉。」(徒六4)本來祈禱和傳道都是傳道人的天職,然而邦茲看見不少傳道人輕忽了前者,只顧講道,所以他向同道發出呼聲,強調兩者結合的關係。

邦茲身為牧者,對傳道人的身份角色了解得十分透徹。他說出了傳道人最重要的工作:「傳道人並不僅是講章製造者,更是聖徒製造者。唯一有這資格的傳道人,是那已經將自己操練成聖徒的人。」(頁22)傳道人如何操練自己成為聖徒,又領信徒成為聖徒?邦茲認為不二法門就是祈禱:「祈禱的能力造成聖徒。神聖的品格是由真正的祈禱所形成的。真正的聖徒愈多,祈禱就愈多;祈禱愈多,真正的聖徒就愈多。」(頁75)對此,我的理解是,我們在祈禱中親近主,而惟有親近主的時候,我們才會「沾染」上主的樣式和品格。

另外,邦茲令我驚訝的,是他同樣對講道的本質、講道與祈禱之間的關係了解透徹。他說:「講道人必須是一個祈禱人……為神向人講話是一件大事,但是為人向神講話是一件更大的事。一個沒有先學好為人向神講話的人,永不能為神向人講得好而有成效。」(頁41)講道就是為神向人講話,祈禱就是為人向神講話,而兩者原來是一體兩面,相輔相成。

最後,邦茲認為今天教會在講台上最嚴重和普遍的錯誤之一,就是在講章中思想多於祈禱,頭腦多於心靈。(頁90),而要改善這情況的辦法都是祈禱:「祈禱使傳道人用心靈講道。祈禱把傳道人的心放到他們的講章裡面去;祈禱把傳道人的講章放到他們的心裡去。」(頁84)當傳道人用心靈講道,他所傳的道才能打進會眾的心靈,令會眾歸向上主。

希望大家喜歡《祈禱出來的能力》一書,以它助您愛上祈禱親近上主。


Share Button
Copyright ©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All Rights Reserved. Frontier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