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善樂堂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各位默默關心善樂堂的牧長、傳道、眾教會的主內弟兄姊妹:

各位默默關心善樂堂的牧長、傳道、眾教會的主內弟兄姊妹:

善樂堂是地方堂會,獨立註冊登記,但我們善樂人一直堅信聖徒相通、合一非一。2018年7月8日,本堂於善樂堂網頁及善樂堂Facebook專頁發表兩則嚴正聲明:其一是終止林國璋牧師於本堂之職事,其二是有關「守護兄弟行動」。為此,各界肢體憂心忡忡,但謹言慎行者眾,本堂深表謝意。

「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處的時候,指出他的錯來。他若聽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聽,你就另外帶一兩個人同去,要憑兩三個人的口作見證,句句都可定準。若是不聽他們,就告訴教會。若是不聽教會,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稅吏一樣。」(馬太福音十八15-17)。迄今,善樂堂依舊恪守經訓。我們的(前)牧師,沒打算向教會和家人透露婚事,一反他自己一貫教導。起初,四位董事以關心牧者為出發點,在致力避免尷尬的大前提下,低調地向林國璋牧師問個究竟。後來,不同教友亦先後詢問林牧師,結果卻出現多個說法,予人前言不對後語之感,產生「羅生門」效果。為求真相、卻有感此乃明知不可為而為的「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眾執事惟有自嘲為「特工」,希望走在一起,相互對質所獲資訊。創會牧師是否公器私用?若事情清清白白,試問誰敢輕言反對續弦?若堂議會不聞不問,怎對得起牧者?教友詢問,無非懇求與創會牧師真誠交心。奈何牧者處處閃縮,以致交心不果,自然悲憤交加:牧者心裡到底有沒有羊?相識廿載,群羊心中各自有數。當然,牧者「愛美人不愛善樂」,也許是種浪漫情懷;如是者,教友也唯有尊重牧者決定。誰知尚未送上祝福,也未及反對,擬結婚通知書後不出兩星期,婚訊竟無疾而終,事態之突然,實在令人費解。

牧養困難未解,流言蜚語卻已在盡情破壞互信。2017年6月25日前那一個月,「奪權論」早已四處張揚,只是當時矛頭並非直指陳龍斌牧師,而是另一位堂內牧師。2017年6月25日,董事和會友在同日的兩個會議中,要求創會牧師澄清擬結婚事件及其背後的本堂財務決策。及後制定議案,仍然以低調及不對堂外公佈為原則,為求讓本堂跟牧者保留最大的復和空間。自那一天起,董事會及堂議會啟動全面檢討本堂財務政策,務求處理潛在的法律風險。兩會將檢討後的新措施,一直告知身為時任堂主任的林國璋牧師;可惜他選擇冷對待任何補救方案,甚至長期缺席他份內該主持的堂議會。2017年底及2018年初,本堂驚覺中傷管理層的流言蜚語由林國璋牧師而出,言論早已四處張揚,堂內堂外亦然。迫不得已之下,本堂唯有舉辦堂內發佈會,向會眾交待各項財務政策的底蘊,且用愛心說誠實話,強烈要求時任堂主任謹言慎行,勿失「牧師體統」。

創會牧師拒絕改善牧養困難,又不肯正視互信危機,已非一日之寒;否則不會造成2018年7月8日的集體悲傷。善樂堂堅執聖經教誨,從來不忘教會是基督的身體,竭力治癒不體面的肢體。同時,本堂亦本著匡謬正俗的精神,一切循序漸進,奉公守法:按程序辦事、處處諮詢法律意見亦是我們一直實踐的原則,實在未敢違背合情合理的地上法律。因此,本堂按聖經的復和精神,且依據香港《公司法》、本堂《公司章程》和廿年的慣例通則,召開一次又一次的會議。無可奈何,我們挽回不了前牧者,無法重圓牧者與留下來的善樂餘民的破碎關係;亦無法不修繕任何可能釀成公器私用的法規「破口」。從堂內至對外、從私下到聲明、從低調處理到公開回應,面對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牧者拒絕、冷待,善樂人也逐一心碎。願上主垂憐!

從2018年7月8日起,本堂與林國璋牧師及與之相關的帳目劃清界線。兩則聲明,重點均在於財政:過往,也許基於前主任牧師個人聲譽與名望的關係,總難免有些不定時、不定額、不定來源的外來奉獻,或許指明予林牧師,或許給予本堂。假如不作聲明,本堂難保避免不了日後不必要的捐獻誤會。當天本堂選擇放棄於基督教各大報刊媒體刊登聲明,難道這不是對前牧者留有餘地嗎?聲明一出,外間詮釋言人人殊,誠非本堂初衷;然則,本堂不得已稍稍交待財務法律責任之背景。事實上,本堂原想盡基督徒之義,守護教會名聲,具體否定別會人士——林國璋牧師長兄林萬榮先生於2018年7月8日前兩週內四處張揚的一面之詞,僅此而已;著墨背景誠非本意。坊間產生「解聘」之說,實為對事情之誤解:林國璋牧師二十年來拒絕受聘,本堂如何辦得到靜悄悄地「解約」?

試想想,善樂人若不愛林國璋牧師,怎會甘願廿年來風雨同路?當天決定跟牧者別離、為廿年情誼劃上句號,當中心酸與悲傷又豈為外人道?四十人、四十段深淺不一的關係,歷經逾一年的貌合神離,最後決定清清楚楚表達分道揚鑣的勇氣。當中有人與林國璋牧師相識超過卅載,一直陪伴他走過一間又一間被離職的教會;有的乃本堂創堂元老,廿年來出錢出力,不離不棄;亦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家室有單身。當中確有小量大專聖樂界的果子,但更多是慕前牧師名而來,學效牧者榜樣,委身教會。各人有各人的考量,但投票意向大致相同;奈何最終承受壓力訴說其中的傷痕與無奈時,也被視為「批鬥」。因此,默默關心善樂堂的肢體們,當你禱求時,也懇請為受傷的心靈代禱。

過去三個月來,蒙主恩領,一眾願意留下來的善樂餘民,齊心同行,努力重建善樂。我們看見上主不離不棄,使我們不至灰心沮喪,反倒上下一心、建立更緊密的信仰群體,致力接觸更多人、見證主愛。另一方面,自2018年7月9日起,本堂未嘗放棄聆聽牧長的善後良策。期間,我們克制、沉默與忍讓,卻竟然遇上咄咄迫人的聯署與毫無底線的網絡欺凌,致使善樂餘民超過一百天受到人身攻擊,聲明焦點亦就此被轉移,善後工作全面失效。這些聲音真的為關心善樂堂而發出嗎?這些人也真愛護林國璋牧師嗎?我們依然愛曾經與我們一起的林國璋牧師,學習勒住自己的舌頭,不敢以牙還牙,避免與欺凌者為伍,將人「魔鬼化」、「禽獸化」、「物化」。然而時至今日,外間聲音仍未止息;我們甚至發現有人擅自公開善樂人的私隱,並毫無理據地指控我們「犯法」、「侵吞教產」。更甚者,上述失實言論,竟源自我們曾經敬重的人。那份痛心欲絕,外人豈可體恤明瞭?

事到如今,為了保護善樂餘民、為了保護被拆毀的上主教會、為了秉持公義,我們似乎只能考慮將數據和實證,向有關當局呈明,以便日後釋除同道疑慮。為此,我們迫不得已向林國璋牧師發出由我方律師撰寫的公開信。除在此公開發放之外,實體信件亦已於2018年10月16日,以掛號形式郵寄至林國璋牧師名下的兩個物業地址。求主垂憐,但願林國璋牧師,以負責任的方式釐清一些法律責任的疑慮。復和之基石,在於真相與公義,我們等待真正復和的一天!

在等待林牧師回覆期間,懇請大家給予善樂空間;時機成熟時,我們將有適切行動,亦不排除以發佈會形式,進一步向大家交代。最後,我們衷心感激每位默默關心善樂堂的牧者和眾教會肢體,祈盼上主親自報答您們和平、忍耐、恩慈、良善、溫柔與節制的美德。

基督教善樂堂
董事會及堂議會
2018年10月17日


Share Button
Copyright © Sen Lok Christian Church. All Rights Reserved. Frontier Th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