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督教善樂堂

信深小組看尼希米記

過去幾個月,信深小組一起查考尼希米記,一起看看這段以色列人被擄歸回重建城牆的歷史。

也許跟常見的詮釋角度不一樣,我們既發現尼希米記的基本體裁其實是波斯帝國所委任的猶大省長尼希米的回憶錄,自然而然就從一個問題出發去重新閱讀尼希米記:到底尼希米的敘述角度真可以代表萬千百姓嗎?



在尼希米筆下似乎全民眾志成城、齊心抗敵,然而五十二天24/7的全天候工作時間表會是自願抑或被迫?強徵附近一代勞工建造城牆到底有否合理工資發放?基層百姓難以糊口,真果因為眾人向弟兄取利,而不是帝國高稅率制度所致?如果單單整頓省內借貸律例和每天宴請百姓有用,何以十二年之久他需要「因為百姓服役甚重」(5:18)而放棄省長俸祿?到底尼希米這封回憶錄的第一讀者是否包括波斯君主,就如特首如何向中共報告香港情況一樣,在政治考量下的宏大敘事可能已經不得不把人民最真實的多元眾小敘事扭曲得面目全非。


另一方面,我們又發現尼希米非常刻意強調猶大省與附近其他民族的敵我意識,透過重建城牆、重述律法並嚴禁異族通婚劃清了敵與我的界線,難道旨在建立百姓的本土民族意識?天朝下的本土民族主義抬頭,尼希米可能是往後持續不斷的猶太獨立革命的先驅吧,至少為革命在基建、身分認同及價值重塑方面奠定基礎。回頭再看百姓的反應,其實不論尼希米及以斯拉如何強調外族的危險,百姓其實仍然樂於與外族人維持友好關係,通婚繼續、貿易不斷,甚至兒女已經滿口匪語:「他們的兒女說話,一半是亞實突的話,不會說猶大的話,所說的是照着各族的方言。」(13:24)畢竟百姓從來只想安居樂業,自由、信仰、民族主義都敵不過深植民心的安定繁榮,這種張力讓我們不禁想起香港現況,其實歷史不過年月以來不斷重演而已。


又,嚴禁異族通婚政策如真曾經落實,人人都不得不把外族妻兒都通通逐出境外,在本土民族意識抬頭的背後寫下了多少被孤兒寡婦的哀歌?反抗聲音又會否被定性為分化,繼而演變成族內一波又一波的批鬥運動?


上主,「這都是你的僕人、你的百姓,就是你用大力和大能的手所救贖的......求你側耳聽你僕人的祈禱,和喜愛敬畏你名眾僕人的祈禱。」(1:10-11)


#信深小組 #全名是大專信仰進深小組 #尼希米記 #本土民族意識已經是種原罪 #若感徬徨無助不如一起讀經吧 #歡迎大專生及初職參加 #基督教善樂堂

© 2020 基督教善樂堂

  • 基督教善樂堂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