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園地:《故地重遊土瓜灣》

文/郭駿輝弟兄


有一天,我考完學校的日文試。之後因為我要領取嬰兒車,所以到了土瓜灣一 趟。吃了碗土瓜灣有名的南乳雞球米線後,我見還有時間,於是就到處走走, 懷念從前。土瓜灣最近開通了地鐵,在發展的巨輪,這社區不知又陌生了多少?


刻意的經過牛棚藝術村旁,一條通往公園的小徑。這小徑滿載我兒時的回憶。 當年,我住在十三街的唐八樓。有時,做完功課後,我便嚷著要到公園踏單車。老爸便會托著單車落八層樓梯,兩父子步往公園。那時候,牛棚還不是藝術村,是真的有等待屠宰的活牛在裡面。而在這小徑旁有一扉窗,可以窺探牛牛,卻因窗戶太高,老爸每次都要抱起我坐他肩上,才能滿足我那旺盛的好奇 心。當我在公園電力耗盡後,老爸和我又會沿著這小徑回家。當然,老爸免不 了又要托著單車,踏那八層樓梯。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在那段路上,老爸和我好像沒太多交流。但現在每每想起兒時的這一段路途,總會想到老爸的身影。今日,牛棚再沒有牛,卻換成了一幅牛頭壁畫。我身邊也沒有那我嚷著要踩的單車,有的是我將要去領取的嬰兒車。而老爸呢,就換成我要做老爸了。也許,皮皮也會有天嚷著要踏單車。也許幾年後,我也會成為他作文時筆下的老爸了。


在充滿愛的世界下長大的小朋友,不會變壞。但怎樣使對方感到被愛,就是技巧。

是的!要將我們經歷過的美好和被愛,努力傳承下去。



寫於皮皮出生前40天。

牛棚再沒有牛,卻換成了一幅牛頭壁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