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督教善樂堂

講道重溫:出行了,安心嗎?

【講道重溫】 2021年2月14日 講員:陳曉冬傳道 講題:出行了,安心嗎? 經文:列王紀下2:1-12

要說「安心出行」有甚麼特別意義?對於仍然活在今日香港的信徒來說,我們又應該為了甚麼而選擇「出行」?又有甚麼能夠讓人有真正的「安心」?

在登山變像日,當耶穌基督的事工開始轉向預備受苦,我們也預備迎接一次改變,亦當再一次意識到自己的身分和使命,好讓我們也進入預備受苦的靈性旅程。


帶著這個想法和印象讀列王紀下2章,我們會發現:先知以利亞和以利沙交棒接棒的故事,是一個聖經版「安心出行」的示範。以利亞是以色列王國時代的先知、人們眼中的「神人」。他畢生的使命只有一個:復興以色列國的信仰,並確立以色列民族的身分。他行過很多傳奇事蹟以剷除巴力——一種滲透不同生活形態、消費習慣、階層群體的深層價值。


然而,即使以利亞有強大的心志和能力,世界卻沒有因而即時變得美好。事實上,上主也沒有要求以利亞一人獨力改變世界;祂要以利亞去膏立其他王,並要以利亞親自找繼承者——亞伯.米何拉人沙法的兒子以利沙——去接續自己未完成的先知使命。


在以色列王室動盪、國家面對不同的外憂內患的時代,上主仍然差派先知工作,目的是要讓先知告訴以色列人:耶和華上主才是真正掌權統管世界的神。假如君王沒有真正順服上主,先知需要站出來,正面指出君王的錯誤!


當以利亞即將被耶和華的旋風接升天時,以利亞和以利沙重複了三次相同的對答。兩師徒在這個出行之旅當中經歷怎樣的心路歷程?以利亞帶著以利沙走過吉甲、伯特利和耶利哥,三個地方裡也有先知社群存在。以利亞是在想逃避交棒的一刻,抑或他是否想讓先知社群看得見以利沙,並藉著他們建立以利沙的繼承者位置?以利沙堅持留在以利亞身邊,除了顯示出他對這位師傅的忠誠,又是否也反映他不願面對師傅要離開,也未準備好要「出道」,獨自出行,繼承先知的使命?


在王國危急存亡之秋,一個先知要將位分和使命傳承下去,一個先知要繼承遺志,無論是怎樣的心路歷程,兩者到底還是要一起出行。今天,我們作為信耶穌的人、信仰的繼承者,我們又有沒有好好接住先賢的托付並致力傳遞下去?讀先知的故事,你覺得自己比較像哪一位先知的氣質?今天,你又為了甚麼原因而出行呢?


我們的人生在尋信的路途上,或許會遇見很多沒有答案的疑惑,但信徒面對「出行」,至少可以自己選擇要用怎樣的眼光和態度去前進、看待生命中的危難和挑戰。我們既然追隨基督,就願意我們都以追隨基督的心生活,讓這成為我們出行入世的宗旨!


當「先知門徒五十人」出現,故事的重心慢慢由以利亞轉移到以利沙。而以利沙也趁師傅仍然未離開,向以利亞求「加倍的靈」。原來,以利沙這個提問,就好比舊約傳統中,長子求父親要一個名正言順的繼承權。以利沙也希望自己能得著以利亞的心志和能力,又有了從師傅而來的認受性,才能心安理得,「安心」地出行,繼承先知身分和使命。然而,以利亞也沒辦法幫上主代言;他也無法控制、達成以利沙的祈求。


回顧我們自己:我們的「安心」又來自何處?尤其當我們要迎接未知的未來和不確定性,我們又會怎樣自處、哪裡是我們的安心所在?我們的人生中或會有世上的思慮,但最終讓我們脫離纏繞、得著拯救的關鍵,到底還是要由我們問自己:我們有沒有足夠的信念和勇氣,即使陷入「嚴重懷疑人生」的處境,也依然尋求上主?我們是否能夠經驗最深的相信:今世真正的安心,乃是在懷疑當中尋找上主、在不確定當中想望終末的依歸?


以利沙還來不及應接即將發生的轉變、還未安心之時,以利亞就被接走升天,他終於要獨自出行。當這一步都要成就,以利沙就真真正正要成為下一任代表著上主的先知;但他當刻只有撕裂衣服以表達哀傷。而以利沙的繼承者身分,卻是在以利亞離開後才得著;他成為下一任「神人」,擔起先知的職責,後來也在王國歷史裡發揮相當的影響力。


無論我們身處在怎樣的情緒感受裡,當要入世出行的時候到了——尤其我們的師傅耶穌仍未再來之時——我們就是需要主動參與其中的人,有強健的體魄、有頭腦的睿智、有勇敢的心靈,努力準備勇敢為人。你準備好自己成為時代的先知了嗎?要出行了,安心嗎?盼望在混亂的時代裡,我們能緊守崗位、捉緊使命,做一個願意「安心出行」的信徒!


#善樂講壇 #講道重溫 #帶著使命感出行 #在疑惑中尋信的安心 #基督教善樂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