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督教善樂堂

講道重溫:吃得掉的良心?

【講道重溫】 2021年1月31日 講員:朱幼成牧師 講題:吃得掉的良心? 經文:哥林多前書8章


良心,是否真的可以如祭祀用的燒肉一樣被吃掉?今天,教會要怎樣守護著社會的良心?

哥林多是羅馬帝國第四大的城市,非常崇尚智慧,也是最富裕的城市。同時,她也是道個德觀念薄弱,淫蕩、墮落的大城市。哥林多教會則是一間相當優秀的教會,不過這間「資優」的教會內部及充滿着文化衝擊,結黨、嫉妒、紛爭、情慾等種種問題。這是保羅寫哥林多前書的原因;而第八章則講到有關食用祭物的問題。


對於哥林多人來說,吃祭過偶像的食物,是遠超乎「食」如此簡單。首先,這涉及食物供應:當時食用的肉,幾乎全都要祭祀過,才可送到屠房分拆出售。另外,食用祭品涉及日常社交禮儀:人們相約到會堂食祭品,是非常普遍的社交。故此,食用祭品,並非單純的宗教問題。

對於崇尚智慧、充滿知識的哥林多信徒,他們怎樣理解「食用祭物」這問題?原來,他們認為可以吃祭過偶像的食物。他們認為「我們都有知識」,知道因著基督的救贖,他們是靈裡得自由的基督徒;他們也知道「偶像在世上算不得甚麼」、「上帝只有一位,沒有別的」。他們的知識,讓他們清楚明白:食物不會因拜過偶像而變質或成為不潔,所以他們可以如常自由地吃祭祀過的食物。


但保羅似乎不太想哥林多教會食祭品。他仿傚哥林多人,引用當時流行的術語回應:「自以為知道甚麼,他其實仍不知道他所應當知道的。」保羅認為哥林多信徒疏忽了「應當」知道的——基督所給予的自由與知識,並非叫人驕傲,也不是叫他們可以隨便吃喝。當哥林多人以為有了知識就好,但保羅強調,更重要的,是上帝「知道」他!


保羅提及顧及良心軟弱的弟兄,以進一步解說如何「愛上帝」。經文中提到兩個良心軟弱的成因和特徵:知識不足,或是意志不夠堅定。有些人知識不足,以為習以為常的常態就是正確;這些人良心軟弱,需要時間接受改變。好比這兩年,香港社會情況急劇改變,但每個人的接受和改變速度不一,就難免「良心軟弱」。「良心軟弱」又有作不出決定的意思;好比經文中的軟弱弟兄,仍未能接受知識,結果因著壓力,硬著頭皮吃祭品,卻因此而跌倒。


在當下,「良心軟弱」是個危機;那些良心軟弱的人,可能會被沉淪、被消滅,他們的良心,跟他們所吃之物,一同被吃掉!而使他們的良心被消失的,不是仇敵或是惡者,而是那些有知識的人!


作為主的門徒,我們應該要怎樣行使在主裡的自由,叫上帝認識我們?我們會選擇「無錯的利己」,還是選擇守護他人的良心而捨己?我們的社會,同樣充滿着不同的知識和道理:「我們要包容」、「我們依法辦事」、「我們不可縱容罪犯」……甚麼人在甚麼情況說些這話,這些「知識」背後又有甚麼動機呢?試問這些事例是在捍衛社會良心,還吞食軟弱的良心呢?


保羅知道吃祭品是百份百合情合理,卻為愛弟兄的原故,為免吃掉了軟弱弟兄的良心,就甘願放棄享受吃肉的權利。原來要守護良心,不是單憑知識,乃是因上帝的愛而付諸行動!‬‬‬‬行動可以有充滿的知識作理據,但保羅提醒我們:「甚麼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作為基督徒,行事的理據應該跟世界不一樣:不只是基於知識,更是源於愛心。因為愛弟兄的緣故,我們要超越知識的範疇,甘願放下自己而犧牲。這不是隨便的放棄,而是認清楚自己將失去的權利而作出的選擇。這是更高層次的愛。這愛的選擇,不但可以守護良知,更可以喚醒良知,改變世界!


1956年,Philip James Elliot 和另外四位同工,到了厄瓜多的亞馬遜森林,向印地安「奧加族」傳福音。但在到達之後第五日,他們不幸地在棕樹灘被奧加族的戰士用長矛刺殺了。他們遇害的消息,被全球廣播,還登上美國《生活雜誌》封面頭條。


但故事並沒有完結。五名殉道宣教士的家人,沒有要求任何人為他們討回公道;他們選擇回到奧加族,延續宣教士的使命。這班家人的為何可以這樣做?他們的選擇超越了世人知識的範疇!這是憑愛所作的選擇,放下了自己「討回公道」的權利。他們愛那五位殉道的宣教士,更愛奧加族。再次接觸中,奧加族族長得知自己誤殺了宣教士們,他向殉道者的家屬們道歉,最後更帶領全村悔改歸主。


在荒謬絕倫的黑暗世代,在生命中實踐信仰,以超越理性和知識的範疇作選擇,用愛這城裡的人的恩賜作取捨,是每個跟隨基督的人,可以依靠基督的愛所作的事!


願我們的知識不要成為別人的絆腳石! 願我們能為守護城市的良心,以愛作出取捨! 願我們憑著愛的執著和堅持,成為彼此之間的鼓勵!


#善樂講壇 #講道重溫 #是否知道應當知道的 #吃掉祭品同時吃掉別人的良心 #選擇守護他人的良心而捨己 #基督教善樂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