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督教善樂堂

講道重溫:疾風知勁草

【講道重溫】 2021年2月28日 講員:鍾志強牧師 講題:疾風知勁草 經文:耶利米書38:1-28


2020年是「未可知」的一年。在變幻不定的時局下,人可以怎樣作出回應,活出合乎上帝心意的生命?


南國猶大約雅敬王王最後一個王西底家之間,耶路撒冷曾經發生過三次被巴比倫大軍圍城和被擄;其中第二次發生在主前587年,是猶大亡國的時候。由約雅敬到西底家作猶大王期間,猶大國處於千變萬化的政治漩渦之中。


約雅敬在位初期,臣服於埃及。直到主前605年的迦基米施大戰,尼布甲尼撒率領巴比倫大軍殲滅埃及的軍兵,收編猶大及其他埃及附庸國,約雅敬轉而臣服於巴比倫。主前601年,巴比倫王率兵遠征埃及,埃及奮力抵抗,雙方損失慘重;埃及久攻不下,尼布甲尼撒最終要班師回朝,重整隊伍。埃及雖然也傷亡枕藉,但卻展現出與巴比倫一戰的韌力;這樣,一直想擺脫巴比倫的約雅敬背叛了巴比倫,轉而投靠埃及,與埃及修好結盟。


直到主前598年12月,巴比倫再次調動大軍,揮軍直取耶路撒冷。按照聖經學者John Bright的考證,約雅敬被臣子所殺,然後改立他的兒子約雅斤繼位。但約雅斤只守城三個月,就率領王室成員和臣子開城投降。尼布甲尼撒改立約雅斤的叔叔西底家為猶大王,卻將約雅斤和皇室貴胄,及聖殿裡的寶貴器皿全部都擄到巴比倫去。


經文中提到的示法提雅、基大利、猶甲、巴示戶珥,四人都是前朝王約雅敬的臣僕,也是當時在朝中握有實權的領袖,是親埃及分子,極力推崇「聯埃抗巴」。他們的宗教和實際經驗讓他們建立起神學前設:上帝不可能棄掉聖殿與聖城,上帝的子民必永遠享受約的保護和祝福。他們憧憬著像希西家王年間發生的神蹟再一次發生,期盼上帝也以相同的手法來拯救危在旦夕的耶路撒冷,因此對耶利米所發出「只要歸降巴比倫,就得存活」的預言和警告嗤之以鼻。


縱然領袖所信的先知哈拿尼雅突然離世,讓他們見到耶利米的預言應驗,但卻改變不了他們對耶利米的排擠和敵視。他們以耶利米的言論「擾亂軍心」為由,將耶利米拘捕,並且請求西底家王將耶利米處死,以儆效尤。領袖們只想看到他們自己的「想望」,使他們將厚厚的希望寄託在埃及身上,卻不願意看到需要看見的事實真相。領袖們錯誤的神學觀念,及對過往屬靈經驗過度推崇,讓他們深陷於屬靈的泥沼中不能自拔,甚至將施恩的上帝約化成為靈性的魔法師!深願我們都能夠以猶太人的領袖作為我們的警惕和鑑戒。


被尼布甲尼撒立為儡傀王的西底家,在聖城和聖殿被搜括一空,國內精英盡去下,並未能將百廢待興的猶大國起回生。楊牧谷牧師在《淚眼先知耶利米》一書中分析原因有三:一、西底家是個優柔寡斷的人,沒有主見,又極度缺乏自信心;二、西底家活在被小人圍繞的境況當中;三、西底家對自己作王的地位相當沒有安全感。


西底家王在猶大人心目中的地位卑微;他既害怕投降迦勒底人的猶大人、也害怕朝中的領袖權貴。雖然他喜愛耶利米、也知道耶和華上帝藉著耶利米說話,但當領袖們要求治死耶利米,他卻怯懦地拿不定主意。他誤信身邊那些毫無政治識見的貴胄的讒言,結果將國家陷於萬劫不復之地。


西底家猶豫不決的表現,成為我們的反面教材。西底家需要的,乃是在動盪的局勢中,將眼目單單的專注於上帝身上,將心完完全全的交託給上帝。求上帝今天也賜我們澄明清澈的頭腦,藉著聖靈的引導,去分辨圍繞在我們身邊那眾多的資訊,好叫我們得以行在上帝的心意當中!

同樣是面對國家的困境,耶利米不斷宣講「只要歸降巴比倫,就必得存活」的信息。諷刺的是,耶利米的說話卻使他命懸一線。確實,耶利米的一生是孤單寂寞的,但卻是忠於上帝的!做人難,做一個忠於使命的人,更難!但耶利米並沒有大吵大鬧,也沒有怨天尤人,而是靜靜地將自己交託在上帝手中。

面對著一個猶豫不決,拿不定主意、下不了決心的王,還有甚麼話可說呢?你會像耶利米那樣,在危難面前絕不妥協,始終如一地甘於寂寞,忠於上帝所託,如實地宣講上帝的信息嗎?

「疾風知勁草」這話,出自唐太宗李世民的詩《賜蕭瑀》。蕭瑀為人正直,剛正不阿,也敢於勸諫。李世民讚美蕭瑀有才智又忠心,好比在狂風中還能屹立不倒的勁草。今天的講題名為「疾風知勁草」,正正道出先知耶利米的生命中,散發出那股「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概;願耶利米的榜樣也成為我們的激勵!

#善樂講壇 #講道重溫 #屬靈盲目前朝領袖 #優柔寡斷西底家 #疾風勁草耶利米 #基督教善樂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