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督教善樂堂

講道重溫:痛在不明不白時

【講道重溫】 日期:2021年1月17日 講員:陳龍斌牧師/博士 講題:痛在不明不白時 經文:《約伯記》四十二1~6 「歸因」(causal attribution),按心理學理論,屬人類普遍共有的認知現象。歸因,可止痛,原因有二:一則尋根究柢,或者對症下藥;二則知所進退,也許處變不驚。奈何苦海無邊,不如意事,十常八九,豈能盡皆明明白白?反過來問,便成是日講題:「痛在不明不白時」。 《約伯記》四十二1~6:「約伯回答耶和華說:『我知道祢萬事都能作,祢的旨意不能攔阻。誰用無知的言語,使你的旨意隱藏呢?我所說的,是我不明白的;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求你聽我,我要說話。我問你,求你指示我。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因此,我厭惡自己[或作:我的言語],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 你明白為何受苦嗎?苦難中,你遇見到你的上帝嘛?「宗教信仰」能助你安身立命?常言道:「宗教信仰」者,教條、教義也,希圖論盡上帝,甚至通神,以達趨吉避凶之效。觀乎《聖經》的生成過程,所謂「宗教信仰」,實為神人對話,生生不息。人於世上,生死疲勞間,凡以為默守教條,奢求放之四海而皆準,便能洞悉天機,諸事歸因,理得而心安,豈不是極其幼稚?孰知世事難料,三三不盡,六六無窮,變幻莫測。倘若變幻才是永恆,「宗教信仰」之精要,便全在乎「應變」!如此看來,細味《聖經》,實情在靜觀歷史洪流,同代代相傳、承先啟後的宗教信仰傳統與時並進,從中驚嘆神人對談的應變之道。今天,依照這樣的「聖經觀」,我們將一起來領悟《約伯記》。 按宗教社會學或宗教文學史之角度,《希伯來聖經》及其信仰傳統,先有《五經》,聚焦今生,以此奠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申命記式歷史神學」;後來,續寫《先知》,放眼歷史終局,提倡「延後的果報」;再之後,橫渡漫無止境的流散歲月裡,才漸漸誕生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智慧文學」,與《五經》和《先知》辯證而立。今天要談的《約伯記》,便是其中一例。 《約伯記》登世界宗教文學殿堂,實當之無愧。單舉一例:德國文學殿堂級鉅著 ─ 《浮士德》,啟蒙於《約伯記》,毋庸置疑。《約伯記》,猶如一齣神劇或神曲。願作知音者,從頭到尾,一氣呵成,效果更佳。這部四十二章經,當中集成四大文學類型,把「苦難」娓娓道來。四類,包括:(1)「神魔序」、(2)「道友談」、(3)「智慧詩」和(4)「顯聖說」。是日講道,不打算以經文舖排次序討論,而稍稍以其思想發展史推敲揣摩。 照《約伯記》三1~卅七24,「道友談」中,數友來訪,幾番對話,來來回回,遴遴迍迍,論盡神學,滿以為可解約伯苦罪懸謎。三友談《五經》,《五經》本無錯,卻錯置《五經》。奈何有限的神學應對不了無盡的經驗! 循《約伯記》一1~二13,「神魔序」前,魔鬼來犯,兩番挑撥,連場災禍,家破人亡,頑疾纏身,害透了凡間約伯不明不白。天啟如《先知》,觀者終看清,惜當局者迷。奈何形上的先知也趕不上經世的歷煉! 據《約伯記》廿八1~28,「智慧詩」內,高談敬虔,天南地北,東拉西扯,左思右索,兜兜轉轉,風馬牛不談約伯重重困境。忽轉提《智慧》,能格物致知,未看透人生。奈何科學的智慧必須調解人文的智慧! 讀《約伯記》卅八1~四十二17,我們最終發現:上主沉默有時,發聲有時。話雖如此,關乎世人的議題,上主依舊沒有直接回應。依此看來,上主的發聲,只在乎讓當時人體悟祂的同行陪伴。痛在不明不白時,到頭來,《約伯記》只不過這樣輕描淡寫:「約伯回答耶和華說:『我知道祢萬事都能作,祢的旨意不能攔阻。誰用無知的言語,使你的旨意隱藏呢?我所說的,是我不明白的;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求你聽我,我要說話。我問你,求你指示我。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因此,我厭惡自己[或作:我的言語],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四十二1~6) 是日講道,簡簡單單,衍生為三種學習,分「知、情、意」三方面:(1)知者 ─ 不是我的上帝不可信,而是我的信仰破產了;(2)情者 ─ 細味《聖經》,與神對話,讓祂陪我同渡春夏秋冬的人生經驗;(3)意者 ─ 憑信前行的我,不強求今生方方面面明明白白,但要求終末見主不再不明不白。 #痛在不明不白時 #人生百態唯應變 #不是上帝不可信而是信仰破產 #讓主陪渡春夏秋冬 #憑信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