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督教善樂堂

講道重溫:習慣說

【講道重溫】

2021年1月24日

講員:陳曉冬傳道

講題:習慣說

經文:約翰福音2:1-11


所謂「習慣」,是指積久養成的生活方式,亦泛指一個地方的風俗、社會習俗、道德傳統。習慣的產生建基於重複性;無論是重複的動作或行為、無論那是好是壞,只要是持續重複的事情,久而久之,那就會成為習慣。


清代散文學者劉蓉的作品〈習慣說〉談及到「習慣」,故事始於當少年劉蓉看見地板塌陷但不處理,對地板問題加以容忍、不加思索、視而不見,久而久之變成習慣,便不再覺得地板的問題是個問題。讀劉蓉的故事,可讀出箇中微言大義:人會將習慣當作生活方式,而這些生活方式甚至會逐步塑造一個人的價值觀。


奧古斯丁曾經表達:「壞習慣不加以抑制,不久它就會變成你生活上的必需品了。」當然,習慣的威力未必只是破壞力;重複的力量也可以指向美善。在扭曲的世代裡,信徒當從「習慣」著手,嘗試「自救」,有活力地做好自己。


耶穌的家庭似乎跟一對新人的家族有密切關係,不然在迦拿婚宴上,耶穌的母親不會扮演協助主人家打點婚宴的角色;當筵席上沒有了酒,也不會毫不猶豫地向耶穌求助。而從母親依賴耶穌的情況,顯示出她與耶穌的母子關係,已經是習以為常的一件事。然而,耶穌卻見外地稱呼母親做「婦人」,突破舊有慣常的關係,讓母親一同進入新的關係。當稱呼母親做「婦人」時,就代表耶穌要公開進入地上的事工,而他與母親亦都超越了一般的母子關係,進入了「主與門徒」的新關係。新關係之下,耶穌亦不再受母親權威的任何影響。


當耶穌在地上的事工揭開序幕,也表示母親面臨一個關卡:要勇敢捨棄舊有習慣了的關係。當耶穌主動「抽離」原有關係時,母親大抵也經歷內心掙扎:兒子是否不再認自己做母親?我是否應該順他的意思,接受「要放下習慣了的關係」這個事實?耶穌的母親最終似乎明白耶穌回答的心意:她沒有因為割捨肉身血緣關係而充滿哀歎或眼淚,反而將行事主權完全交予耶穌,讓耶穌有完全的自由,對耶穌充滿交托、順服、信心。


耶穌的母親原本習慣了跟兒子的關係和互動,自然用「想當然」的態度看待他們之間的母子關係,無甚特別。但迦拿婚宴這一幕,耶穌卻主動示範了打破常規,以致他與母親都捨棄了一直習慣的關係,令原本的「想當然」不再當然。不知道你又曾否也想過,要成為上主的門徒,就跟耶穌的母親一樣,要捨棄舊有所習慣的,無論是關係、物質、行為、執著的想法也要捨棄,才可以迎接新習慣?當你要經驗更新改變、要捨棄舊有的習慣時,會有甚麼感覺?不知道你又有沒有心靈空間,接受要捨棄舊習慣,從而讓自己變成更好的人?但願我們檢視自己的生命,保存一份捨棄舊有習慣的勇氣,為自己能夠經營新的習慣做好準備。


耶穌雖然表達自己受苦得榮耀的時候未到,但他卻願意出手相助,化解新人面對的缺酒危機,這個行為也成為他顯出榮耀的神蹟。同時,當耶穌運用那些用作洗手的石缸,他就透過改變舊有習俗且重新賦予意義,進行破舊立新的奇妙工作。


對比喜氣洋洋的婚宴,用來洗手的石缸並不顯眼,根本不值一提,但福音書作者為何偏要仔細解釋石缸的數目、容量、用途?原來,耶穌就是要用這些洗手水的缸施行神蹟。「石缸」原本是潔淨禮儀的用具,代表了猶太宗教傳統或習俗這些舊有秩序,也指向猶太人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但當危機來到,石缸和它們象徵的禮儀意義,根本沒辦法及時解決人生命的需要。相反,當耶穌運用石缸施行水變酒的神蹟,耶穌就為猶太人的舊有信仰加添新的創造,賦予了新的鮮活的意義:舊有的潔淨習俗,要被上帝國新酒的豐盛所取代。作者刻意記錄石缸的數目和容量,就更加突顯出水量的豐盛,以致於新酒的豐盛。水變酒的神蹟,是基於耶穌擁有創造全新習慣的想望,並要帶來新意義:他開啟了地上事工的序幕,宣告來到地上的使命,包括顯出恩典和真理的榮耀。


原來對全新習慣的渴想,不但指向行為或外在因素層次的改變;耶穌所創造的全新習慣,更是意念和意義層面的轉化:耶穌是帶來新意義的先驅!不知道耶穌所行的這個神蹟,有沒有讓你想起、發現,「習俗、習慣」的背後,其實每每指向很大的意義?甚至「習慣」的意義,乃是用來說明一個人的身分?耶穌的行動,讓我們明白「真.習慣」的真諦:唯有背後有意義支持,並且有那份渴想,所創造出來的全新習慣方才來得紮實。不知道你又有沒有要創造全新習慣的渴想?你又會為了甚麼原因、意義,去決定實行那些渴想呢?你的習慣是否能夠顯示你的渴想?


美國加爾文學院哲學教授、《與後現代大師一同上教會》作者蘇明思(James K. A. Smith)寫了另一本書,名為《欲望的門訓:一切從「心」的習慣開始》,當中提到真正的門徒訓練,是要從改變習慣開始。所說的習慣,並不止於外顯行為如不同的門訓課程,亦不是像笛卡兒式「我思故我在」靠頭腦思考便能習得;改變習慣,是要靠建立訓練個「心」的習慣開始。書中提到:「我們的想望或渴求,乃指向我們身分的核心,而且那是滋養我們的行動或行為的泉源⋯⋯如是者,當我們談論『作門徒』,我們可以理解為:要了解如何牧養自己的心,並且有意識地專注於自己的心之所向。」


當耶穌已經成為創造全新習慣的先鋒,我們又如何?我們有那份洞察力,檢視自己的習慣背後所指向的意義嗎?好比劉蓉爸爸洞察到房間地陷的問題,他基於糾正問題的渴想,指出「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於是以行動幫助劉蓉改變習慣,重新創造新的習慣。我們的渴想、以致創造新習慣背後的推動力又是甚麼呢?


在整個神蹟當中出現了不起眼的用人。他們在婚宴當中只充當臨時演員,但他們參與了整個創造全新習慣的過程;我們也不知道用人有沒有因為參與在這個全新習慣之中就信了耶穌,但他們的參與令他們不知不覺作了見證,也帶來好深的影響,以致管筵席的也說:「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


用人雖然是毫不起眼的角色,但他們卻是幫助形成和傳承習俗的人。當我們看見,那些跟隨的人在原本的習慣中不知不覺改變過來,甚至「改變了世界」也不自知的時候,反觀我們自己,又是否願意成為那個改變習慣、傳承習慣的人,以好習慣流露我們的信念與良好品性呢?亞里士多德(Aristotle)曾說:「我們重複的行為造就了我們是誰。因此,卓越不是一種行為,而是一種習慣。」他相信:一個人要活得好,關鍵在於培養良好的習慣。我們可以訓練自己的身體、心智和靈魂,培養出一種習慣,可以自然而然地做對的事情。我們能否揚棄舊有的習慣,從全新創造的習慣當中,培養出美好卓越的靈性、流露有信念、有生命力的樣式,就取決於我們的心之所在在何方,又是否有足夠的渴想和傳承的決心去踐行。盼望我們都好好運用習慣這重複的力量,培養美好靈性和品格,好好為主而活!


#善樂講壇

#講道重溫

#勇敢捨棄舊有的習慣

#創造全新習慣的渴想

#讓自己成為踐行習慣的用人

#基督教善樂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