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督教善樂堂

講道重溫:美麗新世界

更新日期:6 天前

【講道重溫】 2020年8月23日 講員:陳曉冬傳道 講題:美麗新世界 經文:羅馬書12:1-8

我們怎樣理解「世界」?說到要迎向「美麗新世界」,我們有沒有甚麼美好想像?

上世紀三十年代初,全世界陷入經濟大蕭條之際,英國作家赫胥黎(Aldous Huxley)創作了科幻小說《美麗新世界》(英文書名:Brave New World),當中所描繪的「新世界」相當具顛覆性和寓言意味:那是個信奉科技、以「群體、認同、穩定」為精神口號的世界,是個「沒有人不快樂」的社會。

但在幸福表面的背後,人類其實受基因公司和政府操控,一生都受到宰制,所有思想、情感、生活、階級,全都不能夠自主。人類沒有自由作出選擇,沒有個性、思考或創造力,亦毫無靈性,甚至不存在真實情感。有誰若有絲毫懷疑新世界的穩定秩序,就會被統治階級視為「叛逆者」、「野蠻人」,然後放逐到邊遠蠻荒之地。

回看聖經,在新約世界裡,保羅察覺到自身信仰價值觀,跟羅馬帝國這個「世界」的價值觀,兩者之間存在衝突。羅馬帝國的威力,不止顯示於她的大白象工程、軍事戰績、或是治世恩惠政策;更厲害的是,她試圖以功績作為籌碼,輔以各種手段,加強自己存在的正當性:透過帝王崇拜、各種「霸王硬上弓」的法制與洗腦教育、氾濫的政治文宣,潛移默化,漸漸就能夠產生出「政權合法合情合理」、「政權穩定能令社會達致長治久安」的印象;甚至能讓政權合法地被記錄在歷史上,直至千秋萬世。事實上,「羅馬帝國」儼然是個宗教;只要有強烈敬拜皇帝的氛圍,加上可見的豐功偉業,帝國統治就會穩固。

無論是小說故事、聖經時代、抑或時至今日,人們都無法避免面對自我意識與世界或「新常態」價值的角力。我們或會察覺到在改變當中的危險性:假如一個人或者一群人,有一刻選擇將某種特定思考方式和價值觀視為理所當然,甚至奉若神明的時候,就是步向思想僵化的開始;如果掌握權力的人認為要將特定思考方式和價值觀強加諸別人身上時,就是專制甚至極權的開端。

面對「羅馬帝國」這個系統、這個概念、這個龐大「世界」的價值與意識形態,在保羅的角度,他看見了「罪惡的世代」。於是,保羅就提出對帝國價值的反對,表達「不要效法這個世界」,並且嘗試另闢蹊徑,發出另類聲音,闡述心目中真正的「美麗新世界」。保羅深信,出於上主全然的恩典和憐憫,任何人皆可以因信稱義、與上主聯合;「新世界」的建立以至新生活的教導,就是以「與上主聯合」為深厚的基礎。

在保羅心中的新世界裡,人會清楚自己的個人價值。惟有讓生命連於上主、將自己的全人呈獻予上主面前,人方才可以瞥見上主榮耀的形象,以至常常心意更新而變化,認清自己在上主當中的自身價值,經歷從內到外的改變。在新世界裡,人會了解處身在群體裡,要憑信心活出應有的品格心腸,真誠面對自身的優勢和限制,在上主面前、在群體當中不亢不卑地做個合宜的自己。在新世界裡,人懂得認同群體所擁有的獨特氣質:明白每個個體的獨特性與彼此之間存在差異,卻因為基督的愛將所有差異都連結在一起。每個人都能夠忠於自己的位分,同時尊重和欣賞別人的獨特之處。

保羅理想中的美麗新世界,就是由教會群體帶頭做起。

說到尾,原來每一個參與其中的人,都首先要做好自己的範疇,才有能力多走幾步,為建設新世界的價值而努力。但願信徒靠著上主的恩典,努力將身體獻上,在世界上腳踏實地,為朝向更美好的將來而活!

#善樂講壇 #講道重溫 #美麗新世界與今日新常態 #不要效法這個世界 #新世界要由教會群體做起 #基督教善樂堂

© 2020 基督教善樂堂

  • 基督教善樂堂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