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督教善樂堂

講道重溫:點計

【講道重溫】 2020年10月25日 講員:林思漢傳道 講題:點計 經文:詩篇90篇 最近有不少信徒,面對香港人的困境,開始用「後創傷」的角度來處理。(我理解他們用的「後創傷」,並非完全等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簡稱PTSD)。) 。當然,的確有不少香港人因為已不再需要密集地經歷各種抗爭行動,又見到社會好像「回復平靜」,而漸漸在心靈上產生各種因抗爭未見成效而產生的傷心、失落、擔憂。香港人第三波移民潮也是一個明顯的「後創傷」現像。 不過,我們要記得,有很多香港人仍在被人「㩒住嚟打」的狀況:12港人「被送中」、很多受傷的手足要一生面對傷患、千多手足仍在訴訟之中、逃亡的手足仍然要擔驚受怕、成為難民的手足不等於就此平安(例如有手足被難民營職員性侵)......可能不少香港人要長期面對「創傷」甚至在PTSD之中,而「後創傷」的「回復日常」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奢望。所以,若教會希望與這一群仍在創傷之中的手足同行,似乎「後創傷」這個切入點,未必適切手足的處境。 對不少信徒來說,此時此刻的「盼望」,可能就是離開香港。我再次強調,教會絕對要與各種選擇的弟兄姊妹同行,與他們一起經歷人生的重要時刻,更要努力在不同地方建立群體,為下一代預備地方。既然教會絕對要與各種選擇的弟兄姊妹同行,所以教會也要預備好如何與不能離開,或未能離開的弟兄姊妹同行。對此時此刻活在香港的我們,或相信自己難以離開的人,我們是否就只有活得無望?難道「盼望」就只能是「奢望」嗎?我們當如何談論「盼望」?這是我天天時時刻刻都掙扎的問題。 今天舊約經課,申命記34:1-12,告訴了我們作為一個民族英雄、信心偉人,摩西的人生結局是怎樣的。原來,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後,領導以色列人在曠野戰勝一切與外邦的大小戰役、為以色列人處理大小爭議、面對被同胞的各種質疑,為上主為同胞鞠躬盡瘁之後,在摩西人生的最後一程,上主因為摩西、亞倫一次不忠於上主的旨意,而「講到明佢哋係入唔到迦南地──上主嘅應許美地」(民20:1-13)。 詩篇是90篇,標題為「神人摩西的祈禱」,是150篇當中唯一一首標注以摩西為作者的詩篇。或許,我們可以藉詩篇90篇來比對摩西的事奉人生,讓我們可以窺探一下摩西的心境。 第一部分,讚美詩,詩篇90篇1-2節 去到人生的最後階段,在事奉高峰之後的「下坡」,當了大半生導袖、作為「神之下,萬人之上」的摩西,沒有忘記神永遠是當掌權的一位,無論經歷過多少光榮的時刻,或失望的時刻,摩西仍然深信「從亙古到永遠,你是神。」 面對香港的「前世今生」,我們仍有信心宣告「從亙古到永遠,你是神」嗎?還是我們被現實的處境、現象、政治經濟環境蒙蔽了眼?當我們不恥一些人奉某些政權、領袖甚至KOL為神時,我們又是否奉生計、出路、人際關係為神,以至我們在信仰、良知上作出妥協? 第二部分,感概生命的流逝,詩篇90篇3-6節 詩詞流露出詩人對生命流逝的無奈。回望大半生,摩西會否也有詩人的感慨?時光流逝,人即使有多少豐功偉積,在上主眼中也只如花草,只有發芽、枯乾值得提及? 第三部分,生命短暫的哀歌 ,詩篇90篇7-12節 而在無奈之中,更沈重的感受,是經驗自身的罪過與上主的憤怒的連繫。面對人生,「似乎一切都是徒勞」的感受,對詩人來說,並非一個犬儒的認知,叫他可以「一笑置之」「睇開啲」。詩人經驗的「徒勞」、「無奈」,反映出他對自身人生不完美的遺憾,甚至因而感受到上主的憤怒。上主的憤怒,反照出詩人面對光音流逝卻不能享受「生命開花結果」的一份「不甘心」。 試想像你是摩西,為以色列、為上主,獻上一生,出生入死,勞心勞力,最後換來的結果,是因為一次的犯錯,令自己無份進入應許美地。你會有何感受?除了摩西,聖經記載,由摩西帶領出埃及的一整代在曠野生活的以色列人,上主也不讓他們進入應許美地。以色列人在為奴四百年後的一代,終於等到上主藉摩西帶領他們這一代人出埃及,他們的「盼望」,就是「打生打死」之後,有自己的土地,但是最終這一代人的結局,是見不到「盼望實現」,終生就在曠野。試想像一下,若你作為為應許地打生打死,忍受曠野餐風露宿的以色列人,會又有何感受? 不知大家自覺自己為香港付出多少?有人為香港受傷、被捕、生命家人受威脅、斷送前途、長期在訴訟之中,卻仍未見香港「光復」。若果我們也是在曠野四十年的一整代以色列人,最後不能親身進入應許地,我們當如何自處?面對灰暗的前景,你會否不再關心每天發生的事情?覺得因為「做咩都冇用」,而將心神放回追逐自己渴想的生活? 第四部分,恢復神恩待的祈禱 ,詩篇90篇13-17節 13-17節,詩篇的氣氛急轉,由無奈、罪、憤怒等等詞彙帶來的灰暗氛圍,轉變成喜樂、慈愛、堅立等洋溢着對未來寄望的盼望情緒。為何詩人的心情會有這樣的「180變改變」?有學者觀察指出,重點在於12節中的「數算」。「數算」是否單鈍地指,我們要「數計」光陰,珍惜時間?其實,12節的「數算」是有「評定/評斷」意思。所以,詩人說:「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着智慧的心。」(90:12)意思是說:「求上主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檢討自己的人生、評斷自己有沒有按上主心意而生活,這樣我們才能得着智慧的心。」 摩西沒有從此「放䠋 」、發脾氣、「揸流攤」、「扮做嘢」。當上主說明摩西、亞倫不能進入應許地之後,亞倫不久後就離世,摩西因而失去了他的最重要支撐。但在這之後,摩西還帶領以色列戰勝不讓以色列平安過境的亞摩利王西宏(民21:21-25);處理民眾拜偶像死了24000人的內亂(民25:9);繼續處理民眾間的糾紛(民27:1-11),平定以色列人內部的張力;按立下一任領袖、確立宗教生活守則(民27-28章);戰勝曾與以色列為敵的米甸人,以除後患(民31:9);安排負責分地的族長(民34章)、安排好自己親族利未人居住的城(民35章)。 摩西沒有因為在有生之年見不到「盼望」着的「應許美地」而灰心喪志、失去動力、自怨自艾,反而,摩西以行動證明他的悔改,雖然摩西仍然要承擔因為「沒有在以色列人眼前尊上主為聖」(民20:12)的結果,不能進入「應許地」,但摩西仍然積極擔起時代的召命,為下一代以色列人進入「應許地」開創最有利的條件。 詩篇90篇為150篇詩篇中,第四卷的第一首,第四卷詩篇,其實是對被擄時期的猶太人的安慰及勉勵。比對摩西帶領以色列出埃及在曠野流浪四十年,及猶太人被擄到外邦的兩段歷史,讓我們有什麼啟示呢? 對被擄到外邦的猶太人來說,就是要被迫離開他們祖先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自己的土地,流散到不同的、不屬於他們的地方,寄人籬下、「睇人面色」,被迫適應別人的文化、生活、價值觀。猶太人的「盼望」固然是上主帶領他們回歸,回到一個可以讓他們自由生活、講自己話、守自己節、食自己嘢、下一代唔需要掙扎自己身份的境況。詩篇90篇的作者這樣寄望:「願你的作為向你僕人們顯現,願你的榮耀向他們子孫顯明。」(90:16) 詩篇90篇也提醒我們,能夠數算自己在歷史上得着福氣及恩賜,並且檢討自己有沒有以相應的品德言行去回應所得的恩典,才是「得着智慧的心」。 不知後人會怎樣評價我們這一代信徒?會否是一代因為見不到「盼望」、見不到「光復」而灰心喪志、忍辱偷生,只為自己而活的信徒呢?還是努力忠於上主、秉行公義,勤於檢討自己的品德、事奉、價值觀,在任何惡劣環境也實踐「盡心、性、意、力愛上主及愛鄰如己」的大誡命的信徒呢? 潘霍華在獄中,最後的階般,情況只有越來越差,不單止因為越來越多反抗納粹的地下組織被連根拔起,以至令納粹政權對被捕人任的監禁與拷問越來越嚴苛,加上納粹政權是強弩之末,戰火摧殘破壞德國很多地方,也令各處食物、醫療物資短缺,令獄中的生活雪上加霜。 但在這低處未算低的處境,潘霍華充滿盼望的態度﹐深深感染身邊的人,他把握機會與囚友分享物資,實踐耶穌的最大誡命「愛鄰如己」。 與潘霍華在獄中認識的英國特務Payne Best,形容潘霍華非常謙卑和令人窩心。他描述他回憶中的潘霍華,說:「他總是散發着喜樂的氛圍,在生活中每一個小節中都充滿了喜悅,並為他還活着這一事實深深感恩。...... 他是我認識的人之中絕無僅有的,見證着他的上帝是真實的,並且常常親近他。......他的靈魂確實在我們監獄的黑暗絕望中發光……。」 弟兄姊妹,面對香港的崩壞淪陷,作為信徒,我們是否與未有信仰的人一樣,只流露出無奈、失望甚至絕望?還是我們天天數算恩典,並且檢討我們的品德、靈性、事奉,並以無比的信念,活得有尊嚴,在生活中每一個細節活得一絲不苟、追求真善美、出流露出上主的光,照亮、引導身邊的人? #基督教善樂堂 #盼望或奢望 #數算檢討 #智慧的心 #大誡命

© 2021 基督教善樂堂

  • 基督教善樂堂 Facebook
  • YouTube的 - 黑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