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基督教善樂堂

The Courage to Be


文:Eva


近來在教會參與讀書組,讀到田立克(Paul Tillich, 1886-1965)的The Courage to be,讀書和開組討論過程中不斷攪動起內在很多靈性與自我的問題。書中提及勇氣(Courage)其實是一種自我肯定(Self-affirmation);一個有勇氣的人/存有(Being),儘管處任何境地、面對恐懼和焦慮都能夠肯定自己、擁抱真況。即是面對生命的各種疑惑、空無、無意義、未能找到意義,「我」仍然能肯定、擁抱自己,「我」便是一個有勇氣的人。


Tillich提及人最大的焦慮(Anxiety) 是來自「空無」(Non-being),「空無」否定「存有」(being)。空無以不同的方式呈現,例如「死亡」,死亡否定人的生命。有限的人面對死亡的無限,產生出對諸如疾病和飢餓之類的具象威嚇的恐懼(Fear),因此人會使用各種方法來解決它。但是空無或死亡並非具象,也無法解決,無時無刻出現在人們的意識中,而人亦束手無策。


書中提出三種焦慮,除了死亡(Death),還有無意義(Meaninglessness)及譴責(Condemnation);最攪動我內心的是對於無意義和譴責的焦慮。我一直不太容許自己生命中出現無意義或未找到意義的狀態(也許很多人也傾向這樣),用盡所有表面、形而下的方法和努力來擺脫這些狀態,但回頭認真一問,便發現更多形而上的空洞和困惑:


為甚麼我要做某事?各種的追求是為了些甚麼?難道要不斷滿足他人期望才能被接納?原來我並不太有自信;原來我並不太接納自己;原來我並未能肯定、擁抱真我。

從前以為「勇氣」是指自己勇於面對困難,排除萬難完成目標;但在讀書和思考的過程中發現自己原來只有「勇氣」解決實際、有形的問題或恐懼,卻沒有「勇氣」面對自我內在無形、空洞的焦慮。這段讀書的時間不斷思考和學習何謂Paul Tillich所說的勇氣,情緒起起伏伏,而這種赤裸裸的情緒感受是我前所未有的,


像一個深淵,很難面對,但卻無法忽視。

無論如何,想到在善樂中,有好牧者、好同伴一同面對生命和信仰的本相,甚是難得,又讓我多一點面對深淵的勇氣。


感謝讀書組的同伴,陪伴我繼續走這趟思考旅程。

#基督教善樂堂 #神學讀書組 #to_be_or_not_to_be #thats_not_a_question

© 2020 基督教善樂堂

  • 基督教善樂堂 Facebook